惨胜!朱立伦脆弱上位 成史上得票率最低蓝主席

上报
2021-09-26
image
朱立伦在党主席选前遭张亚中奇袭威胁,最终才藉弃保效应及亡党感险胜,得票非但未过半,得票率更创下近20年最低。(陈恺巨摄/上报)

历经激烈厮杀拉锯战,国民党主席改选结果25日晚揭晓,回锅角逐党魁大位的前新北市长朱立伦,虽在党内弃保效应及“亡党感”危机意识发酵“护身”下,成功击溃选前声势暴起的孙文学校总校长张亚中及力拼连任的江启臣,但从朱个人最终总共仅获8万5164票、得票率45.78%的结果来看,不但惨胜、还未能突破“过半”得票门槛,更创下了近20年来党员直选主席“史上最低得票率”。重掌党权中枢核心的“政治精算师”,还未正式走马上任,恐怕已注定先成为一位先天失调的“脆弱党主席”,领导威望及政治能量提前折损一大半,足令外界看破手脚。

时隔一年多,彻底在野的国民党主席再度易帜,此次选战过程可说是高潮迭起、让党内猝不及防,宛如洗了一场“三温暖”。朱立伦宣布参选之初,以“一人救全党”之姿出场,直踩现任党魁江启臣因在疫情期间挨批表现不佳、领导力不足的“痛脚”,并顺利集结执政县市首长、地方派系等党内各股势力,营造出一股大军压境的“西瓜效应”氛围,对江寻求连任确实造成强大压力及危机。当时,挺朱阵营甚至极度乐观看待选情,断言胜负早已高下立判,喊出可望呈现“七三开”辗压对手的竞争局面。 

单攻“反江”招党内反感 政见又不如张亚中有感 

然而,朱虽找到揭竿而起的“反江”正当性,但选战策略上,他却采取坚壁清野、围堵孤立策略,对江启臣一再进逼,像是挺朱的中常委沈智慧多次发动“逼宫”攻势,前花莲县长傅崐萁更急叩台中党代表与朱聚会直捣江的“大本营”台中市踩场,也造成一定的反效果,反而引起不少党内人士反感、同情江。

等到正式进入登记后,以为稳操胜券的朱立伦又开始故态复萌,除了一再数落、检讨江的不是外,却未能进一步提出能够感动人心、具体有感的政见论述或改革主张,证明为何自己比江启臣、张亚中等人更好、更强、更有能力团结领导国民党。反倒是,随著朱、江彼此互相攻讦杀红了眼,开始让部分“恨铁不成钢”,急于出一口闷气的深蓝基层党员们,将期望及情绪投射到大鸣大放,强打“亲中远美”、反建制、反宫廷派及反民进党的张亚中身上,朱不仅未能即时察觉,掌握选情变化脉动,还在辩论会上随之起舞,自我陷入“美国线民”政治泥淖战场,甚至还闹出中常会政见发表会“中离早退”的危机事件。

考纪风波乱入辗歪民调 掀亡党焦虑才被“保命” 

选前最后关头,党中央突将张亚中移送考纪会调查引发轩然大波,朱立伦却与江启臣急著撇清责任、甩锅互推卸责,反而让张亚中的声势被愈打愈高,所谓的“张亚中现象”自此不再只是被绿营或媒体炒作的话题、假象,党内竞争态势瞬间风云变色,从原先的“朱江对决”,急转直下演变成“朱张对决”,政治局势几近失控,一发不可收拾。 

过去这一周来,国民党内的地方执政县市首长、党籍立委、基层民代等党公职人员,只能以“茶不思、饭不想,夜不能寐”来形容,涌现空前庞大的集体焦虑感,担忧一旦两岸路线主张激进的张亚中当选,这股政治狂潮袭来,恐让国民党面临“毁灭性”的泡沫化危机,因此选前关键时刻,众人纷纷公开表态挺朱,全力替朱动员催票、集中选票。

据透露,选前几天,蓝营内部甚至还传出所谓的启动“末日模式”之说,一旦张亚中真的当选党主席,已有党内要角准备好包括退党另筹组新政党、续留国民党但从此不再插手党务、等到张亚中出包“自爆”被逼下台后,届时再重新收拾残局等三条“保命”路径,焦虑感、危机感几乎快要爆棚。 

得票率跌新低“新北5成都没” 靠中南部铁杆粉挺住 

但从25日的开票结果来看,尽管选前挺朱阵营强力操作弃保、亡党感、退党潮等议题,可说是使尽了洪荒之力,全面催到极致,但最终党主席总投票率却仅有约5成,这不仅是代表基层党员参与热情不足及对“保朱”仍有疑虑,反应不如预期,朱立伦个人的总得票率仅有45.78%,更是创下自2001年国民党员直选党主席以来,史上得票率最低的难堪纪录。相较于2015年党主席补选时,朱“同额竞选”囊括了99.61%史上最高得票率的盛况,真的是情何以堪,令人不胜唏嘘! 

进一步分析选票结构,朱立伦在政治根据地新北市未能突破5成门槛、从政起点桃园市则勉强“保5”。“客家庄”新竹县、苗栗县均破5成得票;中南部方面,朱在云林县全国得票最高冲到67.31%,其馀像是嘉义县、台南市、屏东县、宜兰县、澎湖县等得票也皆拿超过5成,代表挺朱的派系、组织系统票源,的确有发挥一定作用。 

只不过,朱立伦在党员票大票仓的“首都”台北市,仅以1.48%的些微差距领先张亚中,台中市更是完全不如朱营选前预测可以成功攻克江的大本营,朱个人得票仅25.32%,甚至还倒输张亚中3.14个百分点,惨变“老三”。另外,像是传统“正蓝”的新竹县、金门县等,朱也不敌张亚中,海外党员部分朱更是大输张、江两人,得票率被压制在1成8左右。  

王金平拒挺+派系难救+深蓝之力 朱领导威望堪忧 

朱立伦虽获得最终胜利,但票数背后却隐藏极大警讯。首先,朱的个人总得票不仅未能过半,还沦为“史上最低得票率”党主席,此一惨胜的结果,已先让他的领导威望及政治能量提前折损一大半。弃保效应虽有发酵,但江启臣却未如预期般地被彻底弃干净,不但守住台中老家保住面子,还撑住约18%的个人总得票。尤其,据了解,在中秋连假过后,选前3天传出前立法院长王金平所属的高雄白派农会系统,全面下达军令状挺江,让江启臣最终在高雄开出近2成得票数,象征仍有部分党内中南部本土派,对朱仍有所不满、失望,即使亡党感、危机感全力开到最大,还是不愿尽弃前嫌放下恩怨来“救朱”一把,日后朱立伦接掌党机器后,恐仍将受到相当程度的抵制,必须设法化解此一领导危机。 

再者,朱立伦虽有派系组织票援,但包括挺朱的前台中立委沈智慧、前花莲县长傅崐萁、前高雄市立委黄昭顺等人,在其“地盘”都未开出亮眼票数。例如,朱在花莲仅拿下4成5得票,反观江启臣还有2成2得票,比他的全国个人总得票率还多,未来朱上任后如何处理傅崐萁返党问题,恐怕还有不小的反弹力道。而朱在高雄仅获得41.7%得票,其中左营、楠梓四个投票所,朱拿到的总票数还倒输张亚中约300票,诸如此类的现象,突显朱对党内选战、政治生态及辅选选将等,都还有认知不足或迷思,未来又如何能运筹帷幄操盘更大型的全国性选战与擅于选举、拥有中央丰沛资源的民进党对抗? 

最后,张亚中虽未“弄假成真”当选党主席,但其背后集结了32.59%的深蓝、外省、黄复兴等党内不满朱的党员群众,也是朱立伦未来难以忽视,必须正视面对、加以疏导的一股力量。而在党中央外头虎视眈眈的“战斗蓝”赵少康,乃至于侯友宜、韩国瑜、郭台铭等有志2024总统大位等人,朱如何处理好与他们之间的关系,避免党内龃龉不合、再陷分裂纷争,也是一大挑战。 

当选可能才是痛苦的开始!已经2次与总统大位擦身而过、失之交臂的朱立伦,此次回锅参选党主席却打得零零落落,吓出一身冷汗,整场选战只剩下反江、弃保、恐中、退党、亡党、危机等“负面关键词”,选举主轴及诉求完全走味变调、变质。在“全党救一人”的恐惧动员及仇恨情绪下当选党主席,而非孚众望获得基层党员正向肯定、认同或支持,如此的“百年老店”新领导人,在接下来面对选后的党务人事铺排、选战提名布局、党内团结整合等棘手难题,要如何“重拾领导、改变才有希望”,恐怕暂时还要先打上一大问号?

猜你喜欢

编辑推荐

浏览最多

彭帅被删微博全文

米兰  2021-11-04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