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房价大跌,让投资者损失惨重!

Hong Yu
2024-01-21
image
(图片来源:看中国)

CoreLogic的分析显示,27个沿海城镇的房价从两年前的疫情高点猛跌20余万澳元,而56个城镇的房价跌幅超过10万澳元。

CoreLogic研究主管Tim Lawless表示,“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其中许多地区的价值出现了惊人的上涨,可以说超过了可被视为公允价值的水平。”

一些市场在疫情期间暴涨50%以上,随后几乎不可避免地出现了价值下跌。对于那些在上涨期间无缘这些市场的买家来说,现在的价格远低于创纪录的高点,这确实创造了一个可以再次尝试的机会。

在疫情最严重的时期,一些房屋销售迅速,价格飙升,而这次的市场条件可以说更倾向于买家而不是卖家。卖家不得不大幅降低要价,以吸引买家。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比如:自两年前达到峰值以来,新州拜伦湾的房价暴跌24.1%,房价中位数下跌614,364澳元,至194万澳元。附近沿海城镇的房价也从峰值大幅下跌。

Ocean Shores的房价下跌25.2%,房价中位数下降405,381澳元,至120万澳元;Suffolk Park下跌23.7%或581,371澳元,降至188万澳元。

Lennox Head下跌23.2%或406,567澳元,中位数价格降至135万澳元;Brunswick Heads下跌22.3%或320,615澳元,至111万澳元。

拜伦湾和Suffolk Park的房价在峰值时分别飙升76.4%和84.7%。Ocean Shores和Brunswick Heads的也分别猛涨72.7%和64.7%。

维州地区,自最近的繁荣期以来,莫宁顿半岛(Mornington Peninsula )的房价大幅下跌。

Portsea下跌10.2%,或343,993澳元。Sorrento下跌12.6%,或295,187澳元,而Finders和St Andrews Beach也各下跌了23.2万澳元。

尽管房价一路猛跌,但Portsea仍然是澳洲滨海城镇房价最贵的,住宅价格中数数为303万澳元,其次是Flinders (233万澳元)和Sorrento (205万澳元)。在疫情高峰期,Portsea、Sorrento和Flinders的房价分别暴涨65.3%、69.8%和63.7%。

与此同时,大洋路(Great Ocean Road)的Lorne、阳光海岸Sunrise Beach、中央海岸的North Avoca和Wamberal,房价较峰值下跌了23.8万至30万澳元。

除了最近房价在下跌,澳洲央行的加息也导致许多房东陷入负现金流的地步。澳大利亚税务局(ATO)去年报告称,2020-21年澳大利亚拥有创纪录的220万房东,当时澳大利亚储备银行(RBA)将利率降至历史最低水平0.1%。

自那时起,RBA将官方现金利率提高了13次,达到4.35%,这使得平均未偿还的浮动贷款利率上升了约3.6%。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反过来,贷款利息支付占家庭收入的比例几乎增加了三倍。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去年,PropTrack报告称,在悉尼,自疫情开始以来购买的87.5%的投资物业正在经营中产生负现金流,而在墨尔本这一数字为83.3%。

在全澳范围内,66.4%的最近买房的投资者正在亏损中。

网络图片
网络图片

PropTrack高级经济学家保罗·瑞恩表示:“我们自疫情以来看到的是,尽管租金增长非常快,但毫无疑问贷款利率增长速度快于租金。”

当前条件下,悉尼和墨尔本的平均房地产投资者每年将损失40,000澳元。

文章来源:澳洲财经见闻

猜你喜欢

《移民法》——将会修改移民健康要求?

Stanley Chan移民中介  2024-04-18

编辑推荐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