計劃生育是中國青年就業難和消費低迷的始作俑者

易富賢
2023-08-21
image
中國的招聘會上人山人海。(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8月15日中國國家統計局決定暫停公布青年失業率,震驚世界,被認為是掩耳盜鈴。中國的16-24歲青年失業率從2018年12月的10.1%攀升到2022年12月的16.7%。放棄新冠清零政策後,原本指望青年失業率會應聲而下,但事實卻並非如此,青年失業率屢創歷史新高,2023年6月高達21.3%,北京大學學者張丹丹估算青年實際失業率甚至高達46.5%。7月份的失業率之高甚至嚇得國家統計局不敢公布了。

同樣,2022年的新冠清零政策,導致消費者信心指數從2月的121暴跌到11月的86;12月放棄清零政策後,消費者信心指數隻略微反彈到2023年2、3月的95,然後回落到4月的87。應該是因為消費者指數太低,中國官方在5月開始也不敢公布了。之所以出現這種情況,是因為獨生子女政策重塑了中國的經濟。

計劃生育是中國經濟問題根源

1980年中國實行獨生子女政策,理由之一是人口增長「為就學、就業增加困難」。其實恰恰是獨生子女政策本身導致了就業壓力。有人口才有需求和消費,才有生產和服務,才能提供就業機會。我在2004年一篇9萬多字的報告和2007年版《大國空巢》中就指出,計劃生育將長期是中國經濟問題的根源,短期因為兒童比例過低導致內需不足和勞動力「額外」過剩,遠期導致勞動力不足和老人「額外」過剩。

居民消費通常占一個國家GDP的60%左右。在2011-2020年期間,美國的居民消費占GDP的68%,印度占59%,除中國之外的中等收入國家作為整體占61%,但中國僅占37%。在2017-2021年間,中國的GDP占全球的16.7%,但其居民消費僅占全球的11.5%。

中國的消費低迷,原因是獨生子女政策減少了兒童比例。願意為孩子花錢是父母的本能。從嬰兒產品到玩具、教育,兒童的消費帶動龐大產業鏈。兒童本身就是經濟希望,提振消費信心,刺激投資。兒童比例低會導致消費不足和勞動力「額外」過剩。因此,0-14歲兒童占總人口的比例與居民消費呈正相關,而15-64歲勞動力占比則相反。

中國的內需不足是因為15-64歲勞動力占總人口的比例高達73-75%(國際社會為64-66%);而勞動力「額外」過剩,又是因為獨生子女政策導致0-14歲兒童占比從1982年的33%降到2023年的13%所致。

在國際社會,居民可支配收入通常占GDP的60-70%,中國在1983年也占62%。但是獨生子女政策減少家庭的剛性需求,導致居民可支配收入占比下降、政府擴大和貧富差別拉大。比如說,如果主流家庭有3個孩子,需要居民可支配收入占GDP的60%以上才能養家糊口,否則老百姓會造反。如果主流家庭只有1個孩子,那麼居民可支配收入占GDP的40%就能滿足一家三口的剛需。

再怎麼刺激消費,普通百姓就是買不起

1990年代胡鞍鋼等人推出的分稅制改革,進一步導致中央財政擠壓地方財政,地方財政擠壓家庭。過去幾十年,中國的家庭收入也在增長,民眾也有獲得感,但其增速低於GDP的增長,於是就像溫水煮青蛙一樣,居民可支配收入占GDP的比例在不知不覺之中下降到現在的43%,中位數更是只有37%,財富不成比例地掌握在各級政府和富人手中。政府可以為所欲為(包括新冠清零政策),富人的強購買力則使中國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奢侈品市場,但普通百姓連養一個孩子都困難,單獨二孩、全面二孩、三孩政策全部破產。

居民消費通常占可支配收入的85-90%,這一比例見於美國曆年的縱向比較,也見於中國各省的橫向比較。中國的家庭規模從1982年的4.4人縮小為2020年的2.6人。居民可支配收入占GDP的比例從1983年62%下降到現在的43%,同期居民消費率也從53%降至38%。中國近年提出「雙循環」理論,在刺激消費上鑼鼓喧天,但消費就是起不來,因為居民可支配收入太低。奶水不足,再怎麼吸也沒有用。

獨生子女的家長擔心養老,於是減少消費、存錢養老。中國的政府、企業和富人的儲蓄率也居高不下。因此,在2005-2020期間,中國的平均儲蓄率高達47%,而除中國外的其他國家作為整體只有24%,美國只有18%。

與國內市場相比,中國有超過1億的「過剩」勞動力。因此,有別於其他國家的經濟主要靠消費驅動,中國的經濟更多依靠出口和對房地產及高鐵等基礎設施投資的拉動。從2005年至2020年,中國的投資率平均為44%,而除中國外的其他國家作為整體只有23%,美國只有21%。然而,過度投資導致了房地產泡沫和政府債務危機。

人人進高校 工作真難找

由於中國的居民消費率只有38%,使得服務業只能提供48%的就業。但是獨生子女父母望子成龍,又讓中國的高等教育毛入學率高達60%,相當於美國1987年、日本和德國2011年、法國2014年、英國2017年的水平,而當年這些國家的服務業提供了70-80%的就業。

高校畢業生主要不是從事農業、工業,而是第三產業。中國如此低的居民消費率,如此落後的服務業,如此高的高等教育入學率,導致大學生就業難。中國的高校畢業生數從2000年的101萬增加到2010年的614萬、2020年的870萬、2022年的1053萬,今年更是超過1100萬。

以前與美國產業鏈相關聯的企業為中國大學生提供了大量就業機會。但是隨着美中貿易戰的爆發,中國商品在美國進口中的份額從2017年的22%下降到2023年上半年的13%。歐盟等地由於經濟減速和對中國的「去風險」,從中國的進口也減少。2023年1-7月中國的出口同比下降5%,其中7月份更是暴跌14.5%。中國政府對意識形態的管控也削弱了服務業。這些原因共同導致青年失業率飆升。

打個比喻,發達國家的房子,牆壁面積只占20%,房子空間占70%以上,居住舒服。而中國的房子,牆壁面積占52%,房子空間只占48%,住起來很憋屈;以前靠「租房」(出口)緩解了壓力,現在人家不讓「租房」了,於是大家都擠在狹窄的空間裡。

中國當局擔心的是青年高失業率會導致社會不穩,其實最大的危害是降低結婚率和生育率,對中國人口危機是雪上加霜。中國的青年人口本身在快速減少,絕大多數又進入大學,必將導致中國製造業衰退。

(全文轉自美國之音)

猜你喜歡

倒查30年追繳稅款 中國民企噤若寒蟬

自由亞洲電台  2024-06-19

編輯推薦

一句話泄露中共軍隊審計真相

看中國  2024-06-18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