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聿文專欄:川普當選 對中共很可能是要命而非要財

鄧聿文
2024-05-16
image
據NBC在1月10到1月13日的民調顯示,美國總統川普並未因為國會遭到非法入侵而滿意度有所下降,有近9成的共和黨選民依然相信川普。(圖片來源 : 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美國總統大選7月就要掀開帷幕,但是在對中國的態度上,這種外溢效應已經體現,兩黨候選人都對中國強硬。拜登政府本周將宣布對中國的電動車及零部件,徵收100%的關稅,比川普早先宣稱的當選後對中國商品加征60%的關稅還要高,顯然,拜登這麼做是不想讓共和黨人認為自己對中國軟弱。

博明:美中競爭必須勝利,而不是被管控

與此同時,鑑於川普在美國搖擺州的民調領先拜登,包括中國在內,很多國家都在準備兩邊下注,駐華盛頓的外交官員設法接觸川普的競選團隊或者有可能進入川普內閣的前官員,希望和川普拉上關係。川普可能再次當選總統也成為今年以來觀察家們討論美國政治和國際關係的熱門話題。上周六,在一檔談話節目中,我和一位朋友圍繞著博明最近發表在《外交事務》的一篇文章,就川普當選後的對華政策展開辯論。

博明曾是川普政府的國安副顧問,被認為是川普對華政策的設計者,也是超級鷹派。前不久,博明與另一個對華大鷹派、將要卸任眾議院美中戰略競爭特設委員會主席的加拉格爾在《外交事務》發表了題為《非贏不可:美中競爭必須勝利,而不是被管控》的「檄文」,旗幟鮮明反對拜登「管理美中競爭」的政策,該文引起了輿論的關注和討論。在我和這位朋友的辯論中,分歧主要在兩個方面:(1)如果川普對中國全部輸美產品加征60%的關稅,誰最終受損最大;(2)貿易戰的衝擊是否會讓美中關係全面惡化,以致不排除發生戰爭的可能。

朋友的觀點概括起來是,對中國商品加征60%的關稅,美國受到的影響比中國更嚴重,最終的勝出者是中國而非美國,他提出的主要論據有:其一,川普的徵稅是對美國進口商而不是對中國企業,世界上沒有國家像中國這樣能提供幾乎所有的產品,美國進口商最後會發現,即使加征六成關稅,也不得不進口中國產品,代價則由美國消費者承擔;其二,上次貿易戰證明,中美貿易總量不但沒有減少,還在增加;其三,美國的製造業空心化,到美國內陸地區,工廠大量倒閉,城市一片蕭條,美國要重建工業基礎,至少需要10年;其四,美國在以哈衝突中因為無條件支持以色列而使自己的道德形象嚴重受損,對國際的感召力和號召力下降,從而損害了美國和中國對抗的國力。

我的朋友來美30餘年,對美國有很深的觀察,他自己也說跟共和黨包括川普的競選團隊一些人有交情,知道他們的真實想法,他本人是在美國做實業,以他所在的行業為例,對中國商品沒有替代者。所以他認為,最後受損一定是美國比中國重。他也認為,鑑於美國民眾要承擔加征關稅的代價,他們會反對川普和中國打貿易戰,四年後用選票把川普選下去,因此這次貿易戰難打得起來。博明雖然在文章中表達了鷹派立場,但沒有提出具體措施,而川普也不喜歡打仗,即使博明入閣,川普不會聽他的建議,美中兩國不會爆發戰爭。

美國製造業撐得起美中關係惡化的苦果?

朋友的看法具有一定代表性,我知道很多人對美中貿易戰和美中對抗的看法同他一樣。不過,我的看法和他不同,雖然中國全部產品的可替代性差,還可以通過第三國來規避高關稅,但這是需要時間的,在這期間,承受關稅代價的儘管是美國消費者特別是中低收入階層,然而,中國賣到美國的商品保守估算也要在目前的數額上折半,會出現大量企業倒閉,工人失業,這對中國社會乃至政局造成怎樣的影響,不難想像。美國最多是換一個新政府,而中國有可能政權更迭,對哪個損害大,不言而喻。另外,也不能簡單以上次貿易戰美國沒有達到效果來推算這次也一樣。上次加征的關稅是兩至三成,但這次高達六成,對中國企業造成的後果肯定不同。

至於美國製造業的空心化問題,中國官方的評估比很多人都要清醒,按照官方說法,美國製造業還是有很強的競爭力,在中高端製造業上,目前還是領先於中國,只是在中低端方面被淘汰了,所以不能籠統地講中國的製造業就一定比美國強。需要重視的不只是美中新的關稅對抗,此事還會產生極強的外溢效應,中國勢必會反制,由此造成的各種影響和後果不是川普能夠控制的。川普也許確實只想跟中國打貿易戰,但如果他的團隊要的是打敗中國,在惡意螺旋的效應下,認為川普不會改變想法,兩國不可能爆發戰爭,是否有些一廂情願?

固然,川普被大家認為是個交易型政客,不想打仗。然而要看到,中美關係的全面變壞,正是在川普當政後期發生的。新冠疫情爆發後,川普因應對疫情不力眼看會輸掉大選,於是加碼打壓中國,兩國差點發生軍事衝突,幸被當時的美軍參聯會主席米利擋住。焉知今天川普的想法還和4年前一樣,他不會接受博明等人的主張,或者他本人就認為在美中競爭中,必須打敗中國?

在我看來,下屆川普政府和拜登政府對華政策的一個最大不同,如果按博明的意見,是美國願意承受圍堵中國的代價,拜登則想在打壓中國的同時,代價最小。既然如此,川普就不太可能在國內其他利益集團的反對下,不兌現競選諾言,加征關稅,這個貿易戰會開打的。而只要川普真的對中國全部商品加征六成關稅,中美關係就一定會再次全面走壞,戰爭的可能性是不排除的。

無論川普或拜登都只會更強硬

上周六的節目還有另外嘉賓參與,一個嘉賓聽了我和朋友的辯論,說川普對中國加征關稅是只想要中國的財,但架不住博明等鷹派要中國的命,而中國也會從要命的角度去解讀和對待川普的對華政策。所以,問題不在於川普對中國有什麼看法,而在於,他上台後,博明等對華超級鷹派是否會入閣。目前美媒列舉了蓬皮奧、博明、葉望輝、科爾比、斯金納等幾大鷹派是川普第二任期治理團隊的熱門入選。如果川普要延攬這些人入閣,本身就發出了一個對華示強的信號,何況天天被這些人包圍,想法豈然不會改變?

我和朋友的辯論不在誰對誰錯,而是為聽眾和讀者理解美國的對華政策提供不同思路。我的結論很簡單,無論是川普上台還是拜登連任,由於他們都沒有再連任壓力,在處理同中國的關係上,都會比他們的第一任期更強硬,中美關係未來只會更惡化。但對中國政府來說,川普畢竟可預測性差,所以如果要在兩個「壞蛋」里選一個,還是希望拜登當選。

※作者為獨立學者/中國戰略分析智庫研究員。全文轉自上報

猜你喜歡

編輯推薦

倒查30年追繳稅款 中國民企噤若寒蟬

自由亞洲電台  2024-06-19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