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敏爾調任天津或有特殊任務?兩個動作引發關注

劉悅
2022-12-15
image
陳敏爾(維基百科)

12月8日,重慶市委書記陳敏爾接替李鴻忠出任天津市委書記。上任後,陳敏爾馬上找老幹部談話,考察濱海新區。他的動作引發外界猜測,有觀察人士認為,天津官場黑幕不少,陳敏爾或有特別任務。

陳敏爾調任天律或有特殊任務

陳敏爾,62歲,浙江諸暨人,早年曾擔任浙江省宣傳部部長,是習近平的親信。2017年十九大召開前,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落馬,陳敏爾從貴州調往重慶,在十九大進入政治局。他在重慶曾發動整肅薄(熙來)孫(政才)餘毒的運動。

此前,陳敏爾被稱為習近平的接班人,在十九大和二十大都是入常熱門,但最後均落空。

時政觀察人士王赫表示,陳敏爾未入常,並非不獲習信任,應是習家軍內部安排,他還年輕,要讓位給蔡奇、李希這些偏老的。而他調往天津有些奇怪,可能有些特殊任務。

陳敏爾會見老幹部

天津官媒報導,12月11日,天津市委書記陳敏爾和多名正市級老幹部座談,這些老幹部包括:1995年至2006年曾任天津市委副書記、市人大主任的房鳳友;2000年至2011年曾任天津市委副書記和人大主任的劉勝玉;2011年至2018年曾任天津市人大主任的肖懷遠;2002年至2009年曾任天津市委副書記,市政協主席的邢元敏。

對此,王赫稱,上任問候老幹部,這是中共的一個慣例,表示新老合作的意思,要爭得老幹部的支持。陳敏爾是搞宣傳起家,很會做這種面子活,但也許還和官場整肅需要有關。

濱海新區多黑幕 事涉張高麗和何立峰

12月12日,陳敏爾到濱海新區調研,有分析認為,陳敏爾視察濱海新區,可能與張高麗和何立峰有關。

王赫表示,濱海新區的經濟造假非常地嚴重,其實是天津的隱患。過去張高麗和何立峰在天津搞建設,背後有許多黑幕,現在習近平等於讓陳敏爾去處理。

王赫介紹,張高麗是江派人馬,而何立峰是習近平的親信之一,如果濱海新區真有什麼問題,跟何立峰肯定有關係。不過,何立峰和陳敏爾關係也不一定好。畢竟習家軍內部競爭也是很激烈的,會互相拆台,只是做得隱秘,他說:「就是說這類事情會不會引起習家軍內部的分裂,他們之間因此內鬥、暗鬥,是一個值得關注的動向。」

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張高麗於2007年3月至2012年11月任天津市委書記。現任發改委主任何立峰,於2009年5月至2013年1月任天津市委副書記、濱海新區工委書記、管委會主任兼塘沽區委書記。

張高麗和何立峰曾在天津大拆大建,2009年8月初濱海新區一口氣推出十項重大建設項目,包括濱海新區核心區、響螺灣和于家堡中心商務區、南港工業區、輕紡工業園和生活區、東疆保稅港區及其生活配套區、臨港工業區,以及中新生態城等。但由此給天津留下巨大的債務和大量「鬼屋」。

張高麗的城建大總管、原天津城投董事長馬白玉,2014年7月涉城建腐敗被查。2007年至2012年5月任天津規劃局局長的尹海林,2016年8月在天津副市長任上落馬。2010年1月起任天津市濱海新區規劃國土局副局長的彭博,2015年4月落馬。

2018年1月11日,天津濱海新區曾罕見公開承認2016年的GDP造假,將2017年預期的1萬億GDP直接擠掉1/3。

今年5月1日,大陸31省份一季度GDP數據全部出爐,天津增速倒數第一,僅0.1%。此前公布的一季度財政收入顯示,天津降幅最大,一季度一般公共預算收入519.8億元,比上年同期下降19.4%。

原天津書記的李鴻忠

李鴻忠卸任天津書記後去向不明,此前有港媒稱會擔任人大副委員長。李鴻忠歷來被稱為變色龍,他原來是太子黨李鐵映的秘書,後來得到江澤民情婦黃麗滿的提拔,又在2016年率先喊出「習核心」,之後不久從湖北調到天津,次年進入政治局。

王赫認為,李鴻忠轉向跟着習近平,轉得很快,這個人非常會投機。習近平認為,只要向我靠攏,我就會用你。按照李鴻忠的年齡(66歲),早就應該下了,這次是習額外對他開恩,還留在政治局,但被放到人大去養老,這是非常可能的。他說:「李鴻忠被做成樣板,習近平就是給別的派系那些人看,跟着我還是有好處的。」

天津官場黑幕重重

王赫表示,這個天津幫,總體來說沒什麼很大的全國政治野心,但把天津這個地方搞的很黑暗。比如原來的公安局長武長順案,揭露出的官場黑幕就很轟動。

原天津公安局長武長順是前中央政法委副書記周永康親信之一,在2014年7月20日,官方宣布周永康被調查前夕落馬。2017年5月27日,武長順被一審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並被限制減刑。

2015年3月,官方通報武長順涉案金額人民幣74億多元,天津公安系統給武長順行賄者23名;武長順本人貪污4億多元,賣官收入8,400萬元,行賄1,000多萬元,挪用公款1億多元,收受禮金33萬元,違反財經紀律涉及15億元,其中4億元為違規發放。武長順家人名下有七十餘家企業,有連帶關係公司四十餘家。武長順採取查案、抓人等方式,打壓競爭企業。四名公安系統女性為其生育私生子女。同樣是江派人馬的前中央政法委書記孟建柱曾表示,武長順白天當公安局長,晚上當董事長。

原中共天津市委副書記、市長廖國勛,今年4月27日被官方宣布「因突發疾病經搶救無效」死亡,但官方沒有說明其死亡的具體時間、地點和病因。甚至官方一直沒有公布為廖國勛舉行告別式的消息。有關廖國勛自殺的消息早前在網絡上不脛而走,有指廖國勛曾被大量舉報與天津兩家醫療核酸檢測公司有利益輸送關係。不過這些消息無法證實。

曾任天津副市長,天津市公安局局長,中共天津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的趙飛,今年2月,僅58歲就轉任天津市人大副主任這一閒職。

今年2月,自由亞洲電台專欄作家高新披露,趙飛因捲入原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的「政治團伙」問題,正在接受內部審查,只是暫未正式宣布。

猜你喜歡

澤連斯基又要寄希望於習近平?

夜話中南海  2024-06-18

編輯推薦

倒查30年追繳稅款 中國民企噤若寒蟬

自由亞洲電台  2024-06-19

一句話泄露中共軍隊審計真相

看中國  2024-06-18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