徹底架空李強之後,中共官場新常態:躺平

陳破空
2024-03-22
image
中共兩會(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今年三月,中共舉行人大、政協兩會,呈現一系列變化:會期縮短、閉幕式縮短並草草結束;代表和委員默不作聲或照稿宣讀,一字不敢自主;全程充滿對習近平的違心頌揚和尷尬掌聲。會議整體氣氛沉悶而做作,看上去越來越近似北朝鮮模式。

最大的看點在李強身上。習近平不僅取消了總理記者會、終結了總理與中外記者交流的最後平台,還通過修改《國務院組織法》,徹底虛化國務院、徹底架空總理角色。這一切「騷操作」,究竟讓習近平得到了什麼?除了進一步掙得天下罵名,還進一步促進了官員躺平。

兩會後立即發生的燕郊大爆炸,就是一個及時的證明。大爆炸驚天動地,震動京師,也震動海內外,但縱觀中共上下,官員盡都躺平。習近平和李強不僅沒去現場視察,就連表達關切的指示或批示都破例不發。作為主管緊急事務的副總理張國清,不到事發地河北省、而是繞到毗鄰的河南省轉了一圈,讓人覺得莫名其妙。甚至,就連河北省的所謂父母官 — 省委書記和省長都未見出動。

看來,有關天災人禍等災難的應對,已經進入第三階段的演繹。第一階段,從毛周到胡溫時代,遇重大天災人禍,領導人趕赴災難現場視察或慰問;至少總理前往,多代總書記也曾前往。第二階段,習近平上台後,他本人不再現身災難現場,總理李克強依舊前往,但有時呈現受阻而推遲前往的情況,如2021年河南大水。若李克強受阻不能前往,則剩下習李分別下達指示或批示。第三階段,中共二十大之後,不僅身為總書記的習近平不會現身災難現場,名為總理的李強也不再現身災難現場;發展到2024年燕郊大爆炸,總書記和總理不僅謝絕現身災難現場,就連指示或批示都懶得再發了。

看上去,就連這兩人都躺平了。習近平的躺平,因為大權在握、黨內再無派系制衡、政治老人無從監督,樂得自我放鬆休息、逍遙自在;李強的躺平,一則無奈,不敢發揮,生恐落下 「出風頭」、「樹立自己」的嫌疑;二則順勢躺平,反正,國務院已經被掏空、自己已經被架空,無所作為才是他的上上之策。身處暗流洶湧的朝廷,伴君如伴虎;刀光劍影,人身安全第一。

有趣的是,就在兩會剛結束,黨媒《求是》雜誌刊登習近平去年的一次講話,聲稱:「全面從嚴治黨的目的不是要把人管死,讓人瞻前顧後、畏首畏尾,搞成暮氣沉沉、無所作為的一潭死水,而是要通過明方向、立規矩……」捨去前後黨文化的語言包裝,這段話的重點恰恰就在於,習近平總結官場現狀:官員瞻前顧後、畏首畏尾,官場暮氣沉沉、無所作為、一潭死水。等於變相承認,在他的統治下,官員盡都躺平。

或許,習近平囿於認知障礙,他無法明了,這一切,都是他自己造成的;又或許,習近平明明知道,卻絕不會自我反省,假裝以責備的口氣「教導「一眾官員。官員盡都躺平,究竟是習近平心下所要的結果?還是出於他「既要馬兒跑得好、又要馬兒不吃草」的天真幻想?無論是前者還是後者,官員齊齊躺平,都是習近平應得的果報。

試想,何謂「全面從嚴治黨」?前政治局常委張高麗性侵網球冠軍彭帥,鬧出驚天國際醜聞,他被治了嗎?今年兩會上,一名女記者沖向主席台,疑是要找發改委主任鄭柵潔算賬,造成轟動,習近平會治這名習家軍人物嗎?其實,黨內誰都清楚,所謂「全面從嚴治黨」,就是選擇性抓人,搞政治報復,一切以是否站隊習近平為標準。

何謂「定規矩」?習近平本人遵守規矩了嗎?諸如,習親自製訂的「中央八項規定」之五:「要改進警衛工作,堅持有利於聯繫群眾的原則,減少交通管制,一般情況下不得封路、不清場閉館。」又如中共黨章明文規定:「黨禁止任何形式的個人崇拜。」這些,習近平都做到了嗎?還是變本加厲地帶頭違犯?不正己,何以正人?

官場死氣沉沉,官員集體躺平,上至總理李強、下至村鎮基層幹部,盡在躺平之列,這是習時代的必然,也是習時代的特徵,尤其在二十大之後,更成為習時代的官場氣候。很顯然,面對這一官場新常態,習近平本人也束手無策。因為,這一切,都是他自己造成,他是始作俑者。況且,最具諷刺的是,他自己也躺平了,以他自我設定的方式。

全文轉自自由亞洲電台

猜你喜歡

澤連斯基又要寄希望於習近平?

夜話中南海  2024-06-18

編輯推薦

倒查30年追繳稅款 中國民企噤若寒蟬

自由亞洲電台  2024-06-19

一句話泄露中共軍隊審計真相

看中國  2024-06-18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