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習近平的陰影下 彭麗媛與孔紹遜的故事

今濤拍暗
2024-05-21
image
上圖:中共中央辦公廳副主任孔紹遜隨習近平訪歐;下圖:孔紹遜在中共20大上將胡錦濤請出會場。(合成圖片)

中共外長王毅在給習近平歐洲三國訪問的「總結」中,謳歌習近平的繼往開來,黃金航道共同體等一大堆定位之後,卻將「亮點」給予了彭麗媛,彭麗媛又在境外火了起來,風頭似乎蓋過了習近平新任秘書孔紹遜。

王毅的總結文章11日發表在中共外交部網站,文中王毅說,「夫人外交是此次訪問的亮點」,彭麗媛的「魅力外交」,積極作用於「提升中國軟實力」。顯然這帽子可夠高的。

實際上,在捧習輿論中,中共為習近平個人崇拜加磚,塑造偉人夫人的故事一直不緊不慢,環球網早在2015年9月24日就有諂媚習近平夫人的吹捧言論,稱「彭麗媛外交風采引人矚目端莊典雅氣質出眾」,大褲衩央視2016年6月22日,肉麻吹捧彭麗媛隨習近平出訪三國「造型素雅端莊」,幾乎要修改了這些詞的本意。但總算沒有提到「夫人外交」字眼,而「夫人外交」的語境可左可右,可褒可貶。

不要奇怪,在微博搜索就毫無結果,不知是否新浪有意識掃除了「夫人外交」這句話的亮點。

本來也是,彭麗媛在緊隨習近平訪問中,十分忙活,除了追隨習近平出鏡與三國首腦見面,很自然的在「習近平偏向自己的雨傘」下躲雨,剩下的時間是在馬克龍夫人陪同下「參觀法國奧賽博物館」;「在巴黎應邀參訪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總部」在塞爾維亞總統武契奇夫人塔瑪拉陪同下參觀塞爾維亞國家博物館;「在匈牙利總理歐爾班夫人雷沃伊陪同下,參觀位於布達佩斯的匈中雙語學校」等等。

其實,八十年代初期彭麗媛在中國歌壇「鵲起」,擁有豐富的舞台經驗,上了台,無論掌聲是否響起,都能做到「心中萬人」而「目中無人」,彭麗媛在無數的歌會晚會歷練下,打造的微笑早就熟能生巧了。、

不過彭麗媛困於習近平的獨裁樊籠之下,恐怕更多的是孤獨,習近平是否擔憂妻子私下收受重金或在人事安排中有耳邊風,枕頭語不得而知,但至少有人認為彭麗媛「被嚴管」,而彭麗媛人格另一面是很內斂的。

說白了,彭麗媛在把握尺寸方面,還是頗有成效。也因此,中共媒體對其褒獎,都是離不開「三突出原則」,是給習近平錦上添花所用。也所以,彭麗媛「擔任中央軍委幹部考評委員」的消息,乃至考察或國內任何單獨活動,黨的媒體都保持「緘默」居多,彭麗媛所謂的單獨都是習近平在某國某地出現,彭麗媛的按照程序被動而已。

其實,彭麗媛單獨到基層的活動屈指可數,習近平上台12年,習近平好像都是在「萬不得已」的情況下讓彭麗媛露臉。而彭麗媛除了掛名的「大使」類別的社會職務,的確沒有拿得出手的有實權的要職在身。黨媒每次介紹也都只能定語彭麗媛為習近平夫人,雖然這是符合國際慣例。但習近平要啟用彭麗媛,絕對不會是這般操作。

所以,當彭麗媛傳聞四起的時候,王毅的「頌讚」,背後是給外交部貼金,給習近平個人崇拜加碼,在拍馬中阿諛奉承的同時,撈點實惠。 

王毅該明白,彭麗媛角色不會變,她對習近平的影響是有限的,而吹捧彭麗媛無傷大雅,再說深一點,王毅是將中共外交手段的寡廉鮮恥拿出來應用到文章中而已。將中共軟實力與彭麗媛掛鈎,這才是王毅的「創意」,以一人之力,塑泱泱大國風範,用一顰一笑修飾中共的暴力與謊言,不能不說其欺騙力達到了「芬太尼」的級別。

不過,落到底,王毅要證明的是自己能幹,遠超什麼秦剛之流。

也所以,關於彭麗媛夫人外交的「卓絕成就」,並未在高牆之內掀起大波,甚至沒有帶出漣漪,這對喜歡湊熱鬧的粉紅來說,都是一個意外——微博搜索無結果。

所以,關於彭麗媛「出山輔佐習近平」這回事,可能性還是「戲說」成分最大。說句笑話,彭麗媛的面相決定了其並非奸詐狡黠之人,且對於玩弄權術,頗具心計而言,更是相去甚遠——確切的定義應該是:一個深受中共毒害的善良的生靈。

我們轉頭看也是隨習近平訪問的孔紹遜。在百度百科上,此人簡歷說潦草都不過分,時間線的粗線條僅僅顯示其人在令計畫任中辦主任期間調入中辦。2022年4月4日中共國務院關於19屆亞運會的一個通知中顯示,孔紹遜的職位是中央辦公廳副主任,兼秘書局局長,但似乎沒有明確為正部級,雖然這一職位的級別為正部級。孔紹遜先於丁薛祥調入中辦,兩人之前有工作上的交集。

有一點是肯定的,孔紹遜是在丁薛祥的點頭下或者推薦中才能出任中辦副主任,所以孔紹遜的「習近平派」標籤是該有的。第二個問題就是,孔紹遜要能夠在秘書局任局長,沒有黨文化的幾把刷子是萬萬不可的。

所以,孔紹遜作為中共言論的幕後寫手,文件起草者,還有一項外界不是很了解的工作,就是給領導撰寫講話稿。

在中辦任主任的蔡奇,除了按照中共黑幫條款,不離黨化用詞用語以及套話,就只能臆造「入腦入心入魂」的驚悚語句,想著整人的點子,雖然曾經在微博寫點不入眼的文字,但除了「刺刀見紅」,就沒有能夠出彩的詞藻入心。習近平恐怕也不一定看得上蔡奇的「文采」。

所以,習近平要的講話稿,可能才是孔紹遜要做的事情。不然,何以有習近平低頭念稿的鏡頭?

出訪的跟班中,王毅帶著助理華春瑩,也是做宣傳的策劃外交禮儀的「收納」之類的雜務,蔡奇帶著孔紹遜,做的該是實質的,蔡奇要負責安保,也忙不過來。

說來說去,僅憑孔紹遜在20大架離胡錦濤,濃重的表現了自己,習近平就要重用,可能性還是微乎其微,一個寧夏人,毫無背景,要深得習近平信賴並非易事。說他只不過是蔡奇的狗腿子而已,也是面相的泄露。

中共是不會輕易讓某人出風頭的,在習近平斑駁陸離的「光污染」下,所有的官員,都不外乎是閒雜人等,央視的攝影師在嚴格的訓練下,拍攝的每一個鏡頭停留時間,都有黑幫規定,絕對不會給人遐想,而孔紹遜在習近平訪問中,名字在「等陪同人員」中,更不要說孔紹遜在微博中只出現在十四屆中共人大副秘書長名單,中國人沒有幾個人知道孔紹遜。

另外,中共辦公廳的「保密」原則,那就是所有人員不得私自寫文章發視頻,害怕言多必失,無意間泄露黨見不得人的秘密,很多這樣官員就是在黑暗中為黑幫賣力,直到最後失去生命,而冒頭的幾乎都沒有好下場,如自殺的田家英(曾任中辦副主任兼秘書局前身秘書室主任)。

還有,中共許多領導人都有公開的秘書,而習近平只留下了對秘書的一句話「好自為之」(黨媒曾有文章說,習近平曾多次教訓秘書),就只有目前在副總理職位上的丁薛祥,此前牆外輿論都認為他是習近平秘書,是習近平的「幕僚長」。

從這一點說,孔紹遜算是習近平秘書的首次現身,是不是下一個田家英誰也不敢說。

※本文轉載自《看中國》。

猜你喜歡

澤連斯基又要寄希望於習近平?

夜話中南海  2024-06-18

編輯推薦

倒查30年追繳稅款 中國民企噤若寒蟬

自由亞洲電台  2024-06-19

一句話泄露中共軍隊審計真相

看中國  2024-06-18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