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失業地產人,像極了90年代的下崗工人

明芷
2024-02-21
image
網絡圖片

最近看到一則報道,截止2023年12月,地產行業失業人數已超40萬。其中有近超過一半的人是80後。我——一個從地產人離開的80後,在看到這個數據的時候,不自覺地後背發涼了一下。上世紀90年代,父輩經的「下崗潮」居然又一次發生在了我們的身上。這一切,如同輪迴一般,避之不及卻又在劫難逃。

離職前,我曾是個地產策劃,主攻投拓拿地,其實就是幫公司囤地。老闆若是相中一塊地,我和我的團隊會第一時間考察土地及周邊配套情況、了解片區規劃、估算土地價值,然後快速出具一份項目投資計劃書,一邊跟土地主管單位提案、匯報,一邊協助投拓部門同事融資、找尋合作夥伴。地產業發展勢頭迅猛的那幾年,每個人手裡都會同時推進好幾個項目,加班、出差、熬通宵幾乎是家常便飯。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2021年開始,地產業逐漸走向低谷,知名開發商一個接一個爆雷,我所供職的小房企融資難度也越來越大,我負責的幾個項目因為資金問題被迫停滯。隨之而來的是,主業工作越來越少、非崗位職責的事務越來越多、獎金越來越少,不過,基礎薪資倒是還有保障。有段時間,地產大神、經濟學家、知名企業家都在唱衰這個行業,我也開始為自己的前途擔憂——擔心突然失業,沒了收入來源。於是,開始關注其他工作機會,前後面試了幾家企業,無奈薪水實在太低,只好選擇在原崗位上繼續觀望。下半年,全員降薪10%,年底甚至一毛錢年終獎都沒發,大家私下叫苦,卻幾乎沒人主動辭職。

2022年開春之後,公司開始裁員,隔三差五就有人離職,我所在的部門也有同事被「優化」。暫時還沒丟工作的人們,像是在等待樓上鄰居即將扔出的第二隻靴子,焦慮程度可想而知。整個2022年,公司一直在進行薪酬改革,一會兒降低底薪提高績效比例、一會兒要為大家「暫時保管」績效工資,總之是變着法的降薪。我自知這個行業不宜久留,努力嘗試跳槽,然而,直至年底都沒有找到合適的去處。好在運氣還行,在原崗位上扛過了2022年。時間之河在流入2023年之後,不少行業迎來了春天,但地產業卻未等來哪怕一絲的轉機與起色。我,在這一年的春天失業了!

想來,我失業的引爆點實在是荒謬——有段時間,部門負責人的精神狀態好像極度糟糕,隔三差五就要把同事們叫去會議室痛罵一頓,大家覺得莫名其妙,有人頂撞、有人心平氣和問緣由,得到的回應往往是更加不堪入耳的髒話。三月,我在連續加班數周之後,後背疼痛難耐,想請假去看醫生,上司非但不批假,還把我拉去一間小會議室罵了個狗血噴頭。聽她吼叫了數分鐘,我才瀝青了挨罵的理由——她認為我找她請假的時候,說話口氣不太禮貌,對她「不敬」。我為自己辯駁了幾句,她變得愈加瘋癲,罵人罵得更狠了。時至今日,我早已忘記她那日罵過我的話語,可她猙獰的面孔、歇斯底里的咆哮聲,卻依然記憶猶新。

那天下班回家的路上,我沮喪至極——地產業毫無未來,這份工作也岌岌可危,我該何去何從?想到自己挨罵時被踐踏的尊嚴、快要抑鬱的心理狀態和疼痛難耐的脖頸與後背,我安慰自己:要不然,辭職休息一陣子吧,反正還有一點餘糧,餓不死的。

第二天上班後,我花了不到兩分鐘寫了一份辭職報告,下午便辦理手續回家了。離職的過程順利、高效地超乎想象。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離職之後,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聽到有同事失業的消息。後來,聽說前東家換了辦公地點、改了公司名稱、增加了降薪幅度、老員工走的所剩無幾……而我,待業在家,閒來無事,拿前東家開涮,寫了一篇關於前東家在辦公區設佛堂的文章,發表於貞觀之後,收到了失業前同事們的一致讚揚,甚至有人發紅包給我,要求我多寫幾篇文章,揭露一下前東家的醜行。

我在家待業了快半年,終於在下半年的時候,上岸了一家快消品公司。出於意料的是,入職第一天,居然遇見了地產公司的老同事,兩個!一個此前是招商崗,一個是報建崗,現在都是這家快消品企業的銷售。在驚訝於世界之小之餘,不得不驚訝地產這座大廈的傾倒速度。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我們仨撞見之後,一起吃了一頓飯,說起各自從前東家離職的經過,真是一個比一個離譜、荒誕。

報建崗的同事說,她負責的一個項目因為融資困難不得不擱置,公司卻又想迅速拿回競標時繳納的好幾千萬土地保證金,於是給她定了一項KPI——一個月內,讓政府退回保證金,否則,辭職走人。不出意外,她的kpi沒有完成,工作自然也就沒有保住。公司辭退她的時候,一分錢賠償金都沒給,找她談話的人事部負責人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說:「你要是不服,也可以去申請勞動仲裁,反正公司現在一身官司。」

招商崗的同事是在外地出差期間接到部門解散通知的,等他出差回來,報銷完差旅費便被迫離職了。失業之後,他去一家養老地產企業工作過一段時間,試用期滿後不給他轉正,離職了,待業了一陣子,實在找不到靠譜的工作,轉行做快消品銷售了。

聊起未來,我們三個年過三十的中年人一個比一個茫然。經濟低迷的現在,快消品也並不好做。目前的企業,人員流動性極大,誰也不知道手中的這個飯碗能不能捧穩。恍惚間,我想起了90年代——那時候,我們的父輩,跟今天的我們一樣,接二連三的被行業和單位拋棄。

文章來源微信公眾號:貞觀

猜你喜歡

編輯推薦

瀏覽最多

彭帥被刪微博全文

米蘭  2021-11-04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