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說香港——廢墟化進行時

老蠻頻道
2024-04-20
image
香港。(Photo by Ryan Mac on Unsplash)

2023年的香港可以用一句話總結:社會管理體系全面向大陸模式轉型。這一轉型動作非常的堅決和徹底,從行政體系到立法體系、司法體系,乃至包括最底層的區議員選舉全都包含在內,一起向大陸模式轉型。而香港版本的區議員其實就跟大陸的居委會主任差不多,應對的就是社區居民之間的家常里短,其實基本上沒有立法權也沒啥參政議政的權利,即便是這樣也沒躲過大陸化的命運,同樣被管束得死死的。香港當局對這種轉型趨勢也完全不加掩飾。香港市長李家超的2023年年度市政報告,開篇的整整38頁都是說:如何加強愛國主義,如何調整香港的管理模式去適應大陸,如何融入大灣區,也就是全面向大陸轉型。而我們現在的問題在於,既然香港的大陸化已經是既定的政策,那麼這種轉變對於香港的影響是什麼?一直以來,香港所扮演的角色其實就是大陸與歐美之間的溝通橋樑。這種獨特的橋樑作用就是香港的核心價值,也是香港能夠發展成為整個東南亞地區最大的金融中心的根本。而要起到這樣的橋樑作用,香港可以保持中立也可以在法治層面偏向歐美,這都沒問題。對大陸、對歐美以及對香港自己來說,可謂是三方得意。而一旦香港下定決心全面向大陸轉型,那麼它所需要付出的代價就是不能再作為橋樑,而將淪為一個非常普通的海濱小城。

在講述下面的內容之前,各位必須建立一個對於香港的基本概念。香港的人口規模和經濟體量,今時今日來說其實已經非常小了。2023年香港的人口規模只有750萬,這大概相當於中國的二線城市的人口規模,跟河北唐山差不多,在全國的城市人口排名中只能排名第35位。香港2023年的GDP規模折約2.70萬億人民幣,大概和蘇州差不多,在全國城市GDP規模里排在第6位,大幅低於上海、北京、深圳、廣州和重慶。也就是說如果香港不再具備獨特的橋樑作用,其金融體系無法再維持的話,那麼就香港的人口和經濟體量來說根本就不足以稱其為特區。香港沒有製造業,航運業主要也就是服務於大陸的轉口貿易,連金融業都垮掉的話,那麼香港的經濟規模也會迅速縮減,最終退化為一個非常非常普通的海邊小城。基於它已經徹徹底底的產業空心化,所以它一定比不上廈門,撐死了就是個廣西北海的水平,靠廉價的海景吸引下東北遊客這都已經算是萬幸了。接下來我會系統性的介紹香港最新的經濟數據,詳細講述香港喪失自己的橋樑優勢,從國際金融中心淪落為普通的大陸地級市的過程。

這裡首先要講述的就是香港的核心金融數據:香港股市數據。港交所每個月都會發布詳細的市場數據報告。我這裡將它從2018年到今年一季度的核心數據全部摘取出來,形成了下表。

注意,最重要的數據就是香港股票市場的融資額,這個數據就是反映一個地區金融活躍度最重要的指標——沒有之一。金融活躍度越高,優質企業和投資資金就越聚集,相對應的股票市場的融資規模當然也就越高。從數據表中可以看出,2020年和2021年是香港股市融資規模最高的兩年,融資規模都超過了7000億港幣。在這個時候,很多在美國上市的中國科技企業因為中美決裂的緣故,回歸到香港上市,因此大幅拉高了當年度的融資規模。然而,此後的情況就急轉直下。伴隨着香港橋樑地位的喪失,資金迅速地撤離香港,2022年香港股市的融資規模迅速下降到2509億。這種降幅已經不能用腰斬來形容了,只能說是腳踝斬。2023年繼續暴跌到1507億。就這種融資規模來說,香港已經完全稱不上是國際金融中心了。到了今年一季度,香港股市的融資規模只剩下265億,同比去年一季度的331億,同比降幅高達20%。從這樣的數據來看,今年香港股市的融資規模大概就在1000億港幣左右。大概跟泰國股市差不多,融資能力基本上已經喪失殆盡。伴隨着融資能力的喪失,香港的股價也是每況愈下。2021年2月份恒生指數還有31000點,到現在已經掙扎在16000點。伴隨着資金進一步撤離香港,香港股票市場的日成交額會從現在的900來億進一步下降,從趨勢上判斷到今年底大概就只剩下700來億,根本就無法承受住現在的2600隻股票。曾經的國際金融中心,就這麼一步步的變成了國際金融廢墟。

而伴隨着香港的金融廢墟化過程,香港當局的財政情況必然會出大問題,在邏輯上這是首當其衝的後果。於是2019年香港財政赤字106億,這是受當年度激烈的街頭政治運動衝擊的後果,我們可以理解。2020年的財政赤字2326億,2020年的財政赤字1884億,這都是受當時的新冠封控措施影響,這也還可以理解。香港當時的封控措施跟大陸沒有任何區別,同樣是出行綠碼加上各種嚴厲的7天隔離措施。然而到2023年香港的財政赤字依然達到了2073億,這種數據已經超出很多人的理解了。2023年,香港當局的首要目標就是要實現財政收支平衡,結果出來令人十分震驚。伴隨着這種連續的赤字,香港當局被迫消耗自己多年積累的財政儲備,也就是此前的政府省吃儉用存下來的財富,來填補現在的虧空。2019年香港政府手裡的財政儲備高達11331億,到2023財年結束只剩下6851億,直接腰斬。2024年的財政預算方案香港當局已經放棄掙扎了,直接制定了一個赤字預算,預計總收入6330億,總支出7769億,赤字規模達到1439億。就這個預算眼看着也根本不可能完成,首先收入上根本就不可能實現。港府的收入已經處於激烈的下降狀態,2023財年已經不到5000億,伴隨着廢墟化程度的加深,2024財年根本就不能恢復到6000多億。而財政支出壓力全都是剛性的,龐大的香港公務員群體要高薪養廉。老年人口一天天增加,社會福利支出的壓力也是擺在眼前,根本就不可能縮減。這意味着香港2024年的財政赤字,一定會值本3000億而去。也就是說香港當局手裡的6000來億財政儲備,最多還能維持兩年。兩年之後,香港當局就會花光家底變成赤貧狀態。

香港經濟本質上就是一個城邦經濟而已,城邦經濟體是無法承受長期的財政赤字的。恢復收入增長是必須的,是香港當局眼前最大的治理目標沒有之一。而對於恢復財政收入增長,香港當局想出來的第一個辦法就是刺激樓市,以恢復賣地收入的增長。香港住宅市場其實是一個非常迷你的小型市場,形容起來可以說是螺螄殼裡做道場,稍微有點風吹草動就可以大起大落。我這裡給出的香港住宅成交數據表,數據來源是香港土地註冊處,數據口徑是向註冊處提交了登記申請的交易量,這也是最權威、最沒有爭議的口徑。香港住宅成交的峰值年份是2021年,當年度的住宅成交套數為7.43萬套。

注意香港的房價畸形的貴,所以它的住宅面積都非常小,平均戶籍面積只有50多平米。單就成交套數來說,深圳2021年的一手房加二手房的總成交套數是9萬多套,廣州是22萬套,市場的成交活躍度全都遠遠的超過香港。2022年香港的住宅成交套數銳減到4.5萬套,房價降幅是14%。2023年成交套數繼續下降到4.3萬套,房價降幅是7%。這樣的交易規模,已經創十年來的新低。2024年的前兩個月,成交套數只有5852套,同比2023年統計的7333套,繼續暴跌20%。就這樣的數據來看,香港樓市可以說已經完蛋了。為了刺激樓市,香港當局於今年2月28日宣布”撤辣”,也就是取消大陸人在香港購房的所有限制,並同時取消多套房按揭貸款的所有限制,可以說是將所有的調控政策一把清零。各路樓市中介和媒體歡呼雀躍,聲稱香港樓市自此必然迎來大爆發。呵呵,在不可抗拒的廢墟化的過程中,怎麼可能因為撤銷一些調控措施,就推動房地產市場這種核心資產市場的繁榮?香港土地註冊處剛剛發布了今年3月份的住宅成交數據,3971套。這是什麼意思呢?2023年3月的數據是6690套。這意味着撤辣之後的一個月內,香港樓市的成交量同比暴跌41%,跌幅較1-2月份還擴大了整整一倍。所謂的旺盛市場成交,根本就是媒體和地產商聯合起來虛構的一場假象。在冰冷的官方數據面前,一切謊言都無可遁形。

樓市已經是一灘死水,根本就不可能救活。更麻煩的事情在於,香港的零售行業也出了大問題,香港人逃離香港到大陸購物的趨勢已經是不可遏制。2021年,香港超市的銷售規模同比下降了8.4%,2022年也只恢復了1.3%。這都算正常,新冠封控期間超市生意不好都可以理解。2023年,在解除所有封控措施並取消兩地的通關限制之後,香港超市的銷售額依然下降了5.7%。至於今年以來,香港人到深圳消費的信息已經是鋪天蓋地,成為了一種全新的社會現象。香港的零售行業已經是香港年輕人僅剩的兩條就業通道之一,但是一直以來服務體驗真的是一言難盡,超貴的商鋪租金並沒有與之匹配的商業服務。翻白眼是香港所有零售業服務人員的必備技能,每一個都練得爐火純青。超高的商鋪租金帶來的超高零售價格,本來就讓人難以承受。就這樣的服務態度,不要說大陸遊客受不了,香港本地人自己都無法承受了。現在廢墟化進程已經開啟,香港的老百姓也不傻,無論吃穿着用深圳那邊的商品種類齊全,服務又好,價錢又便宜,來回的路費也就是30塊錢,隨便買兩棵蔥就掙回來了。於是,香港人逐漸就拋棄了本地的零售業。而反過來香港的零售行業也陷入萎縮,意味着香港的年輕人就此丟掉了一條就業通道。這就是典型的惡性循環,猶如無法醒來的噩夢一般,根本就掙脫不開。

問題還不止這些,香港剩下的最後那條就業通道——轉口貿易,現在也陷入了劇烈的萎縮狀態。長期以來,香港就是大陸最大的轉口貿易港,現在這個身份也在迅速喪失。歐美世界開始對進出香港的貨物執行與大陸一視同仁的政策,取消了香港在外貿上的優惠待遇。因此,此前通過香港轉一下手以規避歐美的貿易禁令的做法,現在基本上行不通了。這種影響體現在數據上,就是香港對大陸的貿易數據日益萎縮。2021年香港對大陸的出口規模3785億美元,到2023年銳減到了2975億美元。2021年香港自大陸進口的規模3120億美元,到2023年銳減到了2593億美元。就現在整個歐美世界動不動就取消香港的優惠待遇,並強化對港貨品的監察力度的趨勢來看,2024年香港的轉口貿易數據還要繼續劇烈萎縮。

綜合起來看,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已經毫無爭議的喪失了。它的廢墟化進程,此時此刻正在進行之中,並且在兩年之內就會走到終點。而對於這一切,香港當局並沒有做出任何應對。甚至可以這麼說,香港當局甚至都沒有意識到這一切正在發生,它只是下意識地去貼合大陸,並且開始修訂自己與大陸相衝突的整個制度體系。這麼說吧,香港喪失橋樑作用,並因此喪失金融中心地位變成廣西北海這樣的普通海濱小城,大陸的中央政府真的願意見到嗎?就我看來,還真是未必如此。保留香港的特殊性,無論對哪一方來說都是有意義有價值的。香港當局應該做的,是在貼合大陸的背景下儘可能地保持自己管理模式上的特殊性,儘可能地保持法律體系的公平性,儘可能地保持社會氛圍的自由和開放,並且將這種施政方向釋放給全世界。唯有如此,香港才能在夾縫中求生存,並且大概率還可以活得不錯。至於完完全全地迎合大陸、適應大陸、向大陸靠攏,其結果只能使香港變成一個普通的大陸城市。而在此廢墟化的過程中,港幣體系必然崩塌,並將大概率因此而引發整個人民幣匯率體系的崩塌,這個後果是全中國都無法承受的。只不過,一切都已經註定,香港廢墟化的進程也已經無法改變,所以就讓我們安靜地等待着一切的發生吧。哈哈哈哈,哈哈……

文章來源:微博

猜你喜歡

編輯推薦

魏京生:房貸危機如何解決

魏京生  2024-05-28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