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為什麼冷淡胡春華看中韓正

鄧聿文
2023-01-31
image
胡春華。(Feng Li/Getty Images)

中國的農曆新年過完,接下來,還有一月,全國兩會就要登場。今年兩會因為換屆,受到的關注可能也是近年最高。當局前不久公布了政協委員和人大代表名單。外界已從名冊中看到了將要在兩會上公布的一些人事安排和政治動向。其中,最引人矚目的是國務院副總理,隸屬團派的胡春華將出任政協副主席;同為國務院副總理的前常委韓正則料接替要退下來的王岐山,出任國家副主席,成為第八號人物。

胡春華兩次遭習「羞辱」

胡在中共二十大前曾被普遍看作明日之星,一度進入未來總書記的候選人行列,各種預測都把他列為常委人選,可惜,他在二十大不單未能入常,連政治局委員也未保住。習寧願打破常規,不在本屆政治局安排25人,只給他一個中央委員。背後原因暫不去猜測,但對胡絕對是一大「羞辱」。因為他在中共的高級幹部里,今年剛60歲,既相對年輕,且履歷經驗都豐富,正是可以為習效力的好時光。官方也沒宣布他有什麼違紀違法問題,卻直接從政治局委員貶為中委,明顯是要讓他退居二線。

有一種看法認為,胡雖「意外」落選常委和政治局委員,但習或許會讓他出任國家副主席做補償,並安撫團派。總理李克強、政協主席汪洋這兩個被視作團派的領軍人物,外界原本預測他們在二十大還會留任,未料也都裸退,再加上胡的「出局」,團派的大潰敗,已經引起中共黨內和中國社會對習的不滿。二十大尾聲,又上演中共前總書記胡錦濤被架離會場一幕,不管背後的真實原因是什麼,讓更多的人對習的霸道心生憤怒。團派算是跟習結下樑子。從習的角度言,他雖然不重用團派,可也犯不着將團派變成仇家,畢竟還都是黨內同志,不指望他們幫忙,可也不要添亂。然而,若團派成為仇家,就很可能給他「添亂」,故與其花時間和精力防範團派「添亂」,不如化解矛盾,減少團派對他的「敵意」,而給胡安排一個沒有實權、卻有很大榮譽和禮儀性質的國家副主席,對團派也有交代。

從胡在二十大後的幾場公開活動看,似乎一如既往的勤勉,向習表忠,沒有看出失落、失望的情緒。習去年12月出訪沙特後,也點名胡出訪阿聯酋和伊朗,以胡的分管領域,這次外訪並非要他去不可,因為胡的這次使命,主要是對這兩國做解釋工作,此前習對沙特的訪問雙方在伊核問題上的表述讓伊朗不高興。這是否可以看作習有意要胡接任國家副主席的跡象?後者的角色就是代表主席去作一些溝通聯絡的事務。但是現在,胡在政協委員的名冊里,表明習並不想將國副的職務「賞賜」給他,非但如此,也不讓做人大副委員長。儘管政協副主席和人大副委員長的政治地位一樣,都是副國級,但人大畢竟是名義上的國家權力機關,人大副委員長有立法權,實際政治地位比政協副主席還是高一點。習這種安排,說白了就是要胡坐冷板凳,是對他的再次「羞辱」。

習如此待胡確實有點不好理解,因為無論從資歷還是職務看,胡都構不成對習的挑戰,他巴結習還來不及呢,僅僅因他身上的團派標籤,似乎習沒有必要再三「羞辱」他,只有一個解釋說得通,即胡在政治上曾經做了讓習生氣的事,被習抓着把柄,但這種事又上不了台面,習不能公開拿來作為處罰胡的根據,於是就用此種方式懲罰他。

當然,事情或許也沒這麼複雜,習既不因胡的團派背景也不因他的能力問題把他晾在一邊,實是常委名額稀缺,習的親信都照顧不過來,也就不可能有胡的份。入不了常,而他又做過兩屆政治局委員,按規定,局委連任兩屆後不得連任,所以胡只能到人大或政協去養老,算最後發揮一點餘熱。不讓他做國家副主席,則可能是考慮到在王岐山後,習不想破壞該職位由上屆某個要退下來的常委出任的「慣例」。

假如是這樣,習為什麼偏偏選中韓正而不是李克強或汪洋二位中的一個做國副?論形象和外交經驗,他們二位也不輸韓。也許是在看了習對二十大的人事安排後,兩人心灰意冷,不願與習再共事,為他抬橋。即便如此,以習一手主宰二十大議程看,他完全可以打破上屆常委擔任國家副主席的所謂「慣例」,畢竟王做國副,也是習他一手「導演」,以前不是這種做法。坊間留傳一個說法,習本在19大要王岐山留任常委,繼續做「鐵帽子王」,但考慮王已超齡,他又不想破壞「七上八下」規矩,或者他那時還沒能力破壞這個規矩,就要王來做國家副主席,成為不是常委的第八常委,以表彰王在過去五年對他集權立下的汗馬功勞。不管此說真實性如何,王因年齡該退不退,確有「獎賞」成分在內。按此邏輯,習大要韓接手國副,也應該是韓過去五年的工作讓習比較滿意。

韓正成國家副主席或有牽制團派之意

韓在上屆常委排名第七,正式職務是國務院常務副總理。雖然韓在國務院系統以及經濟工作上有很大權力,但國務院上有總理,下還有其他的副總理和國務委員,所以經濟工作無論幹得好或者壞,都輪不到他做第一號責任人。換言之,習不是因經濟工作看中韓的。

除經濟工作外,韓也主管港澳事務,以及負責2022年北京冬奧會的籌辦。2018年4月他接替張德江出任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2020年2月,該小組更名中央港澳工作領導小組,韓續任組長。他還接替張高麗出任第24屆冬奧會工作領導小組組長。張德江在18屆中共常委里排行老三,以人大委員長身份主管港澳事務,按理在19屆常委里由同樣排名第三的人大委員長栗戰書接替張主管港澳事務才對。但習把這個任務交給了韓,不是因為韓同他的關係超過了栗同他的關係,顯然是習覺得韓有能力處理好港澳事務。因此,這在某種程度上也是一種信任。

韓做港澳領導小組組長期間,香港經歷了長達兩年的反送中抗爭運動。儘管港澳事務的最終決策權出自習,但韓作為主管領導,直接負責處理此一棘手難題,當局在香港推出國安法後把抗爭運動平息下去,韓的態度和表現很可能得到習的認可。

北京冬奧會本是一件為習撐門面的體育盛會。2008年的北京奧運會沒有習的份,但冬奧會辦得如何為習長臉。對這種國際體育賽事,當局向來強調要辦出精彩不能出任何差錯。不料賽事舉辦期間疫情還在大流行,為冬奧會的舉行增加了很大難度。最後採取閉環管理的方式讓本屆冬奧會成為沒有觀眾的最無聊的一屆冬奧會,可至少沒有因此而導致北京疫情大爆發,這在當時的重要性甚至超過了冬奧會本身。習對此應該也是滿意的。

此外,習要韓做國副或許也考慮了派系因素,即用韓來牽制團派不滿。比起李和汪,韓同習的關係要近一層,二人曾在上海短暫做過同事。2007年3月,習因時任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事件從浙江調任上海,接替陳任市委書記,其時韓是上海市長,兩人共過幾個月的事。隨後習上調北京成儲君。韓、習在這幾個月應該未建立過深交情。韓被外界看作江氏人馬。雖然他的政治起步於團委書記——韓做過2年上海團市委書記,但這只是個過渡,他不屬於團派,而屬於江派。他在成為常委前的全部從政履歷,都在上海,這在中共高層非常少見。而上海是江派大本營,沒有江、曾加持,韓不可能做到主政上海,但他也被認為相對務實,是個實幹人物,所以亦能為習接受。

習慰留韓可能有用江派牽制團派用意。習清楚他在二十大對團派特別是對胡的安排,做得太絕,得罪他們是肯定的。雖然他不擔心團派在台上敢對他做出什麼不利舉動,可如果有江派站在他這一邊,也是好的。坊間多認為習同江派的矛盾很深,過去可能是這樣,現在未必如此。從習高規格為江辦葬禮,對江的蓋棺論定和鄧等同來看,習明顯在向江派示好。也有知情者透露,去年在江派第二號人物曾慶紅家裡,看到習曾在一起的近照。現在江已去世,曾習修好,習在因疫情而權威嚴重受損的當下,爭取江派支持,用它來壓制團派,安排韓正做國副,邏輯上是說得通的。

(全文轉自美國之音)

猜你喜歡

澤連斯基又要寄希望於習近平?

夜話中南海  2024-06-18

編輯推薦

倒查30年追繳稅款 中國民企噤若寒蟬

自由亞洲電台  2024-06-19

一句話泄露中共軍隊審計真相

看中國  2024-06-18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