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話講「癩極皮」

王亞法
2020-02-25  更新: 2020-07-01
image
阿拉上海寧咯口頭語忒多,開口就是「赤那」,赤那是啥咯意思,我嘸勃考證過。(圖片來源:Adobe Stock)

身為上海人,大半輩子用官話寫文章,習慣了,至於這是惡習還是善習,反正時下中國流行惡習,也權且算惡習罷。 

最近上海的許多文友用上海話發來文章,鄉親情誼,讀之頗為親切,於是也搖筆一試,用上海話來試試看。 

阿拉上海寧咯口頭語忒多,開口就是「赤那」,赤那是啥咯意思,我嘸勃考證過。據講,起源於上世紀二十年代,那時羅宋癟山在上海發展勢力,煽動激進份子罷工鬧事,弄得市面朗一塌糊塗,由於共產黨藍金黃的恩威並使,中文報紙不敢登載反共咯文章,只有英文的《字林西報》敢用「RED GAY」一詞,翻譯成中文就是「赤佬」。但這罵人成分過於明顯,上海寧膽小機謹,於是將「赤佬」稍加變音,就成了「赤那」。於是「赤那」代代相傳,變成了上海寧的口頭語,流傳至今。 

說到「赤那」有隻笑話,文革後期鄧小平復出,來上海視察工作,由上海市革會的造反派頭子陳阿大接待。陳阿大嘸勃文化,開口三赤那,向鄧小平匯報工作時,赤那不離口,鄧小平聽勿懂,問旁邊的秘書,秘書翻譯勿出,頓了一頓,鄧小平跟張春橋講:「他精通『出納』,就封他當出納部長吧!」 

赤那,上頭講咯是笑話,下頭我來講真話了。 

我今朝要講的是「彎道超車」。啥咯叫彎道超車,講穿子就是「癩極皮」,在比賽場上,大尕按照規矩上場。那娘個草皮,儂抄近路,從寧尕後頭穿過去,贏了還沾沾自喜,罵寧尕按規矩比賽咯是贛逼樣子,好像賊骨頭偷了寧尕墨事,自作聰明,還笑話寧家是贛大,儂看好笑伐?咯種腔勢,上海寧就叫「癩極皮」,垃圾癟山弗要面孔! 

好了,現在寧尕裁判員出來講閒話了,拿儂咯賊頭行為擺到台面朗,賊癟山開始還要賴,實在賴勿忒,只好厚着麵皮派人去美國,當着全世界咯面,讓勒川大爺當面教訓:「從今天起美國給人家偷墨事咯日腳結束了……」赤那娘給逼,給寧尕當面罵烏龜賊強盜,咯批贛逼樣子,阿拉中國人咯台也給侇塌光了! 

咯只垃圾癟山,賊皮賊骨,癩極皮成性,好話講盡,壞事做絕,幾十年來來看侇咯交關許願,講咯話全是放屁,啥咯土地改革,拿土地分給農民,農民還嘸不捂熱,就收回去了,公私合營,答應給資本家股息,結果搞咯文化大革命,不但不給股息,還抄了人家窩裡,連人家的吃飯家生,鍋行鑊子也搶去……赤那娘隔壁,做得出伐? 

咯批畜生,弗曉得阿里根筋搭牢,只許老百姓生一個小囡,花言巧語,講政府來養老,結果又賴忒了,變成「養老靠自尕」,赤那娘隔壁,那自尕困電影明星,私生子亂生,一副癩極皮相,真勿要面孔。 

再講,幾十年來咯批老癟山,搶地主搶資本家的土地和工廠,三十年嘸不造過一幢像樣咯房子,嘸不打過一房像樣咯家生,占領上海後,一直住在資本家的窩裡廂,大尕曉得,阿拉上海法租界咯好房子,幾乎全被咯批老癟山搶去住了。老癟山死忒,小癟山還是咯副賊相,咯咯薄熙來就是一個典型,還有數勿清咯一大批侇拉咯兒子,繼承老癟山的衣缽,繼續搶劫,吃民脂民膏,所謂打黑,就是搶別人尕咯尕當搭子企業……在咯嗒我申明,我只敢講薄熙來,別人我勿敢講,赤那,咯批賊忒結棍了,阿拉惹不起,躲得全能想通咯。 

老骨頭活到七十幾,看到氣人咯事體咯忒多了,要講也講勿光,看看手錶已經夜裡十一點了,打個忽欠,汏浴睏覺去了,再會! 

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一日於食薇齋北窗下

編輯推薦

給美國青年一份訪華手冊

胡平  2024-03-01

再論習李蔡中央「三人幫」

鄧聿文  2024-02-29

瀏覽最多

彭帥被刪微博全文

米蘭  2021-11-04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