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究竟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

邓聿文
2023-04-12
image
中国民众在观看习近平的书籍展览(图片来源:Andrea Verdelli/Getty Images)

美国国会众议院3月27日通过了《中国不是发展中国家法案》(PRC Is Not A Developing Country Act),理由是中国已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占全球经济的18.6%,经济规模仅次于美国,既然美国被视为发达国家,中国也应如此。中国则批美国“不怀好意,想着法子打击中国”。

关于中国的发展身份问题,最近几年成了中国和西方国家口水仗的一个焦点。中国一直死守自己是世界最大发展中国家的定位,而美国等西方国家则认为中国毫无疑义是发达国家。不能讲后者一点道理都没有,撇开政治动机不论,中国给人的印象确实像个“发达国家”:国内基础设施建设比大多数公认的发达国家还豪华和先进,对外援助最近几年超过美国,花在“一带一路”项目的钱数不胜数,高端国际会议纷纷移师中国……不是发达国家,没有雄厚的财力支撑,怎么能做到呢?

当然,争议中国是发展中国家还是发达国家,现在已经被政治化了,而不单纯取决客观事实。美国多次指责中国伪装成发展中国家,早在2020年2月给世界贸易组织WTO下最后通牒,要求后者在90天内取消包括中国在内的一批国家发展中国家的资格,指控这些国家滥用WTO的有关规定,在全球贸易中获得特殊待遇,并特意点了中国的名。众议院这次通过《中国不是发展中国家法案》,要求美国务院向国际组织施加影响,以确保中国不能在国际上以发展中国家名义享受优惠待遇。如果中国真成了发达国家,无论在WTO还是在双边贸易以及其他领域,美国就要按照发达国家的条件要求中国履行义务和责任。这于中国显然不利。

中国死守发展中国家身份的地缘政治考量

众议院的法案不大可能影响到WTO和世界银行等经济组织和金融机构对中国身份的认定,但如果被拜登签署,美国就可以按照发达国家的标准对中国征收关税。不过话说回来,美国如今对中国商品征收的高关税已经超过了发达国家的标准。所以该法案更多是一种象征意义。而中国不愿放弃发展中国家的身份,除了可以享受贸易优惠等经济利益的考量,还有地缘政治的因素,自誉世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把自己看成发展中国家的头,如果晋升发达国家,就不好再代表发展中国家说话,与非洲等国搞在一块,而中国不代表发展中国家,在和西方特别是美国的竞争中,就可能得不到它们的支持,至少来自发展中国家的支持力度会减弱。

但是,抛开各自的算计不论,中国究竟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也取决于从什么角度、用什么标准去衡量。角度和标准不一,得出的结论自然大相径庭。但话也说过来,角度和标准亦取决于目的是什么。

美国在向WTO“举报”中国为发达国家时,用的是世界银行标准,后者认定一个国家为发达国家有四个指标,即人均收入高、OECD(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成员、二十国G20成员、该国出口占全球商品贸易的0.5%,四项指标只要一项符合,即为发达国家。

中国四项指标已占二,多年来,其外贸总量位居世界第一,也属G20,因此在美国看来,如果中国不是发达国家,现有的发达国家也多数不合格。可世界银行对发达国家的这四个认定指标是不严谨的,除了人均收入这项,其余三项基本以经济总量做参照,尤其把G20成员也算作发达国家难服众。因为G20是在G7基础上发展起来的,2008年全球发生金融危机后,为应对危机,更好地协调发达国家和新兴国家的关系,由美国牵头,将全球20个比较大的经济体组建成一个集团,合作共抗危机,总不能将印度也归为发达国家。

另外,一国经济总量大,固然代表国力的增长,但大不等于强或发达,这本是基本常识。很多国家大而不强,中国就常这么警告自己。中国不认可美国提出的标准,多数中国人根本不会把中国看作发达国家,原因在于,中国经济虽为全球老二,但人均收入还很低,还记得李克强在前几年的两会上透露中国尚有6亿人月收入不足1000元的话么?因此,硬要给中国戴上发达国家的帽子,至少中国人是不信的。

美国高看了中国,中国则低估了自己

假如说美国高看了中国,中国人则很可能低估了自己。还是回到何谓发达国家的标准或条件上来。除了世界银行粗疏的标准(严格来说,那算不上标准),并没有一个权威机构对发达国家有一个权威的定义和要求。

WTO相关条约将成员国分为三类,发达经济体、发展中经济体、转轨经济体,但也没有单独对发达国家进行识别,对发展中国家虽有识别,可采取的是自我声明法,该方法的缺陷是,你尽可以声称自己是发展中国家,但是否给予你发展中国家待遇则由你的贸易对象即优惠授予国决定,所以WTO虽然认可中国的发展中国家地位,美国就一直没有承认。

尽管没有一个公认的发达国家的定义和评估方式,但现实中被认为是发达国家的国家,也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很少有人会不同意它们不是发达国家,这说明在这些国家身上,隐含着人们都同意的标准或条件,它们构成了发达国家的要件。

比如谈到发达国家,首先想到的是人均收入高,世行规定人均GDP达1万3205美元,是进入发达国家的门槛。跨过这个门槛不一定意味是发达国家,但跨不过显然不是发达国家。此外,通常使用的还有工业化水准、产业结构、科技水平以及经济的国际化程度等指标。在人们的认知中,发达国家一般生产力水平较高,产业结构先进,第三产业所占比重大于60%,外贸在世界贸易总额中占据较大份额,以及拥有众多跨国企业,金融市场高度国际化,市场机制和市场体系比较健全。

经济发达、人均收入高当然只是发达国家的一个方面,教育先进、身体健康、生活幸福也是发达国家的应有内涵。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编制了一套人类发展指数(HDI),来衡量一个国家发达与否。它主要按照基于购买力平价计算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人均受教育年限和人均预期寿命三个指标加总得出一个HDI指标,从0-1不等,超过0.8即定义为发达国家。该指数现在基本被研究机构和学者接受。

人类发展指数看似一个综合指标,但还是把它作为一个单一的衡量标准为好,如果我提出一个评估发达国家的方式,会把人均GDP、人类发展指数、工业化程度、基础设施水平、科技水平以及经济结构及其国际化程度放在一起设置一组权重来比较,看看中国处于什么等级。

从人均GDP看,去年中国接近1.3万美元,逼近发达国家的人均GDP标准下限;从人类发展指数看,中国去年为0.768,排名79位,属于第二档的“高人类发展指数组”,离进入发达国家的0.8差距还是明显。在科技方面,根据中国经济学者的研究,虽然总体实力同美欧相差甚远,但正在快速追赶,其专利申请量、科技期刊文章以及独角兽数量已超或接近美国。如2010年中国就超过美日,成为全球专利申请数量第一的国家,2016年超越美国,成为全球科技期刊文章发表数量第一的国家。全球独角兽企业去年的数量,美国242家排第一,中国以119家紧随其后。考虑科技是国家实力的关键,中国在科技和科技产业方面的进步神速,尤其在5G和AI产业上和美国属于第一梯队,再加上中国在基础设施建设上的优势、产业结构完备(世界唯一一个全工业体系的国家)、制造能力强大、对外投资也窜升世界前列,简单说中国是发展中国家,也不准确。

正确的说法或许是,中国既不属于发展中国家,也不属于发达国家,而是介于两者之间,接近发达国家一侧,可称之为带有发达国家特征的发展中国家,总体上仍处于发展中国家行列,但在几个关键的体现国家实力的指标上,如教育(非人文教育)、研发、科技和制造业上,已跻身世界前列。很大程度上,这得益于中国的数量和规模优势,数量本身也会带来质量的提升。因此,美国要中国提前从发展中国家毕业,进入发达国家队伍,并非毫无道理。

(全文转自美国之音)

猜你喜欢

中国经济急需发钱消费

梁建章  2024-07-14

突发,碧桂园清零

刘亦风  2024-07-06

编辑推荐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