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拜习会,你需要知道的六个关键问题

美国之音
2023-11-13
image
2022年 在泰国举行的Apec 会议( 图:官方脸书)

美中两国11月10日正式宣布,美国总统拜登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将在下周亚太经合组织(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期间举行会晤。国际社会对拜习会的高度关注在一定程度上使得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会议成为一个次要的节目(a sideshow)。关于这次拜习会,下面是你需要知道的六个关键问题。

白宫新闻秘书让-皮埃尔11月10日就拜习会发表声明说,拜登总统将于11月15日会见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习近平。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11月10日宣布,“应美国总统拜登邀请,国家主席习近平将于11月14日至17日赴美国旧金山举行中美元首会晤,同时应邀出席亚太经合组织第三十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

双方讨论的议题有哪些?

白宫新闻秘书在声明中表示,“两国领导人将讨论美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双边关系中的问题、保持开放沟通渠道的持续重要性以及一系列地区和全球问题。在他们于2022年11月在印度尼西亚巴厘岛举行的上次会议的基础上,两位领导人还将讨论美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如何继续负责任地管理竞争,并在我们的利益一致的领域进行合作,特别是在影响国际社会的跨国挑战方面。”

根据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的声明,“两国元首将就事关中美关系的战略性、全局性、方向性问题,以及事关世界和平与发展的重大问题深入沟通。”

白宫国安会两位不具名的资深官员在对媒体进行的背景简报会上表示,预计两位领导人将讨论双边关系的战略方向以及保持开放沟通渠道的重要性,包括两军之间的沟通。拜登也将提出双方有分歧的议题,包括人权、两岸问题、南中国海、为美国公司与工人提供公平竞争环境、芬太尼、人工智能以及被中国拘留的美国公民等。

他们还将讨论一系列地区和全球问题,包括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以色列与哈马斯的冲突以及朝鲜问题等。拜登总统将向习近平强调,美国希望中国向伊朗表明,美国“不希望中东的暴力升级或蔓延”,并将明确警告,伊朗如果进行挑衅行动,美国已准备好迅速回应。

美国官员也表示,拜登总统也将与习近平讨论如何在影响国际社会的跨国挑战上进行合作,特别是气候变化、禁毒和全球卫生问题。

为何选在APEC间隙举行拜习会?

这是美国时隔12年后再次充当APEC峰会的东道主。对美国来说,这个在1989年成立的区域性经济论坛相当重要。该组织的成员国几乎占全球人口的40%,全球贸易的一半,占美国商品出口的60%以上。截至2020年,这些经济体在美国的直接投资估计为1.7万亿美元,雇佣了230万美国工人。美国的七个最大贸易伙伴都是APEC成员国。这个高层经济论坛也是美国在亚太地区推进其经济政策,促进自由、公平和开放的贸易和投资,推动可持续和包容性经济增长的首要平台。今年峰会关注的优先议题是互联互通、创新和包容性。

选择在这样一个多边论坛举行对美中至关重要的元首峰会有什么样的考量呢?

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的中国研究主任白明(Jude Blanchette)认为,这个会面场所的选择更多地反映了两国关系的一些挑战。首先,APEC会议日程上有一个现成的机会让美中两国领导人举行双边会晤,而国事访问对于北京和华盛顿来说都过于复杂且具有政治挑战性。

“这更表明,在两国关系的诸多紧张局势中,今年早些时候发生的间谍气球事件,加上台湾及其周边地区的紧张局势,以及其他一些事情,很难想象把国事访问列入日程,”他在11月7日对媒体举行的吹风会上说。

这位中国问题专家说,由于华盛顿和北京都对这次双边会晤给予高度关注,令一些成员国感到沮丧,认为这次会议本应高度关注亚太经合组织的事情,而它现在在某种程度上像是拜习会的一个余兴节目而已。不过他也提到,几乎每一个参加这次会议的成员国都对拜习会得以举行感到松了一口气。

“即使是该地区对中国日益增多的咄咄逼人行为格外担心的国家,仍与中国有着深厚的经济上的内在联系,在某种程度上,它们更愿意一个稳定的美中关系,而不是一个不稳定的美中关系,”白明说。

白明的同事、中国实力项目主任林洋(Bonny Lin)也认为,在APEC间隙举行拜习会的好处就是它不是一次国事访问,这样双方也不会期待拜登进行回访。鉴于2024年美国的大选,美中领导人会晤的难度更大。

拜习会前双方为何密集举行“会前会”?

在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财政部长耶伦、美国总统气候问题特使克里以及商务部长雷蒙多近期相继访华后,中共政治局委员、外事办主任兼外长王毅10月26日访问了华盛顿,为拜习会铺路。除了与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以及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举行会谈以外,王毅还在白宫与拜登总统举行了一个小时的会晤。

11月2日,由美国农业部代理副部长哈夫迈斯特和农业部北亚事务高级顾问谢帕德率领的农业代表团抵达北京,展开多年来罕见的一次访问,并在11月5日参加了在上海举行的第六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中国媒体称,这是美国首次“以如此豪华的阵容”出席进博会。这也是美国农业部自2016年以来向中国派出的规模最大的一个代表团。

11月4日上午,美国总统气候问题特使克里与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解振华在加州的“阳光之乡”举行会谈,就应对气候危机、加强执行力以及推动第28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取得成功等问题进行深入讨论。2013年,当时的美国总统奥巴马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就在这个庄园举行了历史性的会晤。

11月6日,美国负责军控、核查与合规事务的助理国务卿斯图尔特与一个跨部门团队与中国外交部军控司司长孙晓波在华盛顿就核军备控制举行了一场“罕见”的对话。这是自奥巴马政府以来美中官方首次讨论该议题。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办公室11月6日在媒体简报中说,美国国际残障权利特别顾问萨拉·明卡拉(Sara Minkara)和劳工部主管残障人士就业政策的助理部长塔伦·威廉姆斯(Taryn Williams)与中国残疾人联合会举行了会晤,以恢复美中残障事务协调会议,并推动在包容性教育、就业、康复以及发展可及且无障碍的环境方面的残障人士权利。

11月9日-10日,即在亚太经济合作组织领导人会议召开前夕,美国财政部长珍妮特·耶伦(Janet Yellen)在旧金山与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国国务院副总理何立峰举行为期两天的会晤,以求深化全球最大两个经济体之间刚刚恢复不久的经济对话。

布鲁金斯学会东亚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员金沛雅(Patricia Kim)11月6日在斯坦福大学举行的一个研讨会上分析了美中双方最近进行密集沟通的原因。

“我认为,这些努力的动机是,双方都认识到,如果不稳定这个关系,没有定期对话,没有更好的沟通渠道,我们很有可能陷入一场军事冲突,无论是在台湾海峡,还是在南中国海或东中国海。在这些地方,中国、美国及美国的合作伙伴都在彼此靠近的地方行动,”她说。

金沛雅还表示,即使不出现战争这种极端的情况,如果美国和中国不能建立起一种有效的关系,事实是,许多全球挑战将被忽视,无论是气候变化还是中东等地区性危机。

中方同意举行拜习会的战术考虑

尽管北京认为美中关系的恶化是由美国一手造成的,对两国关系的发展轨迹以及对美国的意图或政策的基本判断也没有发生改变,习近平为什么还是决定举行这次会晤呢?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白明认为,北京主要是出于战术方面的考虑,因为北京希望重点讨论一些问题,并认为这是这样做的一个很好的机会。第一个他们希望讨论的关键议题就是即将到来的台湾大选。他们可能会特别敦促美国政府和拜登总统在台湾问题上发表一些公开评论,尤其是不支持台独的语言。第二个北京希望重点讨论的就是美国对中国的高科技限制。北京把这次会晤视为一个尝试改变美国轨迹的机会,或者至少找到阻止美国行动步伐的途径。第三个战术考虑就是经济方面的。

“我们下周将看到中美企业和投资人之间进行一系列的高层接触,试图发出中国正在开门营业的信号,同时也试图向全球商界发出信号,即中国是有吸引力的地方,这从这些公司蜂拥而至与习近平会面并共进晚餐就可以得到证明,”白明说。

拜习会的可能成果

这次拜习会被视为能进一步稳定关系,但双方都不指望看到重置或重新调整关系的前景。

白宫国安会的一位高级官员在背景简报会上谈到美方对这次峰会的期待时说:“这里的目标是管理竞争,防止冲突的负面风险,并确保沟通渠道是开放的。因此,我认为,我们将带着对我们将要实现的目标的现实期望参加这次会议,但理解这是负责任的事情,我们的伙伴和盟友需要看到这场竞争得到负责任的管理。”

分析人士强调了这次峰会发出的信号的重要性。

“这次会议最重要的成果将是双方发出一个信号,即领导人致力于将美中关系置于更加稳定和建设性的轨道上。我认为这非常重要,特别是在像中国这种自上而下的体系中,习主席的言论以及他对美中关系的描述确实为中国的官僚机构定下了基调和方向,”布鲁金斯学会的金沛雅说。

在拜登政府任内出任过国防部负责政策事务副部长、目前在斯坦福大学担任政治学教授与高级研究员的科林·卡尔(Colin Kahl)在斯坦福大学与布鲁金斯学会共同主办的一个研讨会上表示,由于世界各国对美中关系恶化感到很焦虑,因此在某种程度上,举行这次会议本身就是目的。

“我认为,这次会议不会阻止华盛顿和北京之间存在大量竞争和紧张局势的事实。但我认为,世界正在寻找一个信号,表明世界上两个大国致力于建立关系,以便竞争不会演变成冲突。 所以我认为这次会议在一定程度上就是这个要传达的信息,”他说。

在拜登任副总统时担任其国家安全顾问的卡林说,在中东冲突上,他肯定拜登总统会继续敦促习主席限制伊朗及其盟友卷入冲突。他说,美国和中国对这场冲突有着截然不同的看法,但在不使冲突扩展到以色列和加沙以外地区的问题上,双方有着共同的利益。

他不预期两人会在乌克兰问题上有很多公开的信息传递,但他怀疑这将是两位领导人私下谈论的一个话题。拜登会继续向习施压,不要向俄罗斯的军事行动提供重大的支持。

乔治城大学杰出大学教授和政府学教授车维德(Victor Cha)认为,两位领导人会就一系列问题进行实质性的讨论。

“我认为这次会议 — 我的感觉是,这将是一系列相当实质性的对话 — 你知道,将会达成 – 至少在两个方向上迈出一些小步子,即军方危机热线讨论以及毒品问题,”他说。

担任过国安会亚洲事务主管的车维德认为,这次会议会产生连锁反应,因为这会让该地区的其他国家感觉到,现在的美中关系已经达到了某种平衡,这也会使他们热衷于试图重启与中国的峰会。

如何衡量拜习会成功与否?

尽管双方对这次峰会取得具体成果没有太高的期望,但白明认为,这次峰会获得成功的定义是在禁毒方面产生一系列切实的成果,一定程度上恢复两军的交流,成立有关气候变化问题的新工作组,以及在人工智能和高科技问题上建立一些新机制或展开1.5 轨道的对话。

曾在美国国防部长办公室担任过台湾和中国事务主任以及中国事务高级顾问的林洋希望看到的是恢复2022年8月因当时的众议院议长佩洛希访问台湾而被中国取消的那些军事交流,其中两个尤其重要,一个是国防政策协调对话。这是美国与中国在副助理国防部长级别进行的讨论,这种对话会确定全年的美中两军交流的日程。因此,恢复这种对话对稳定两军关系至关重要。另一个是讨论海上与空中事故的《海上军事安全磋商机制协定》 (MMCA)。

“如果我们至少有这些,以及其他一些被取消的军事交流活动,那将是一个信号,表明双方可以在防止发生军事事故上进行更多的合作。它还将为我们的操作人员提供与中国人进行沟通的关键渠道,以应对我们认为中国在空中和海上进行的不专业、冒险和胁迫行为所带来的日益增加的风险,”林洋说。

布鲁金斯学会的金沛雅认为,峰会成功与否要看峰会之后的后续行动。

她说:“我认为真正的考验将是,在这次会议之后的数月乃至数年内,这种势头能否保持,或者情况是否会再次散架,是否会出现其他不可避免的危机。显然,随着台湾即将举行选举,我们自己的选举也即将到来,而且当然,两国正在亚太地区近距离运作,两国之间不乏潜在的摩擦点。”

白明认为,如果拜习会得以顺利进行,非常重要的是会议后发表的声明如何对两国关系的挑战以及合作的机会进行界定。在他看来,如果中方在会后所发出的信息或是进行的宣传认为,美中两国仍然有很多一起做的事情,那么这也算是成功的一个定义。

不过,这位专家认为,就像周恩来在回答法国大革命造成了什么影响时所说的那句名言一样,这次峰会成功与否,“现在下结论为时太早”。

猜你喜欢

给美国青年一份访华手册

胡平  2024-03-01

编辑推荐

再论习李蔡中央“三人帮”

邓聿文  2024-02-29

习共合体与左毒乱华

桑普  2024-02-29

浏览最多

彭帅被删微博全文

米兰  2021-11-04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