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伊朗总统坠机身亡 中南海没有悲伤 但肯定害怕

陈破空
2024-05-28
image
伊朗总统莱希(Ebrahim Raisi)就任以来的首次复谈。(图片:ATTA KENARE/AFP via Getty Images)

今年5月19日,伊朗总统坠机身亡,包括随行的外交部长共9人。这是近年来国际间罕见而震撼的消息。尽管伊朗是共产中国的盟国之一,但北京方面,却在延迟到不能再延迟之后,习近平才发出了唁电,文字如下:

“我谨代表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表示深切哀悼,向穆赫贝尔第一副总统、莱希总统亲属以及伊朗政府和人民表示诚挚慰问。莱希总统就任以来,为维护伊朗安全稳定、促进国家发展繁荣作出重要贡献,也为巩固和深化中伊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作出积极努力。他的不幸遇难是伊朗人民的巨大损失,也使中国人民失去了一位好朋友。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十分珍视中伊传统友谊,相信在双方共同努力下,中伊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一定会不断巩固和发展。”

与其他国家领导人相比,习近平的表态显得与众不同。且不说其中滥用“中国人民”或妄自“代表中国人民”,且说其文风和意图:首先,伊朗总统座机出事后,各国领导人表达关切,但北京方面却是沉默以对,等待结果并算计得失;其次,当伊朗总统坠机身亡的消息传出后,北京方面仍然等待了大半天,静观其他各国的表态;再次,当习近平发出唁电时,不仅成为最晚发出唁电的外国领导人,而且,唁电的内容生硬刻板、华而不实。

唁电中,习近平的慰问对象:把第一副总统放在首位,因他马上成为代理总统,代表伊朗政府和权力;然后才是莱希亲属。显然,习近平的重点不是哀悼和慰问,而是中伊关系,即两国政府间的关系,所谓“中伊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在中方看来,莱希是死是活,对这一关系无关紧要、无伤大雅。习近平只是借哀悼和慰问之名,强调中伊关系的重要性而已。

其他国家,与伊朗关系较好者如俄罗斯、土耳其等国,表达为“巨大的悲剧”、“难以挽回的损失”、“深切哀悼”、“尊重和感激”等;关系疏远者如欧盟,表达“对家属寄予哀思”;伊朗的周边敌国如沙特、科威特等,得知飞机出事后,表示“密切跟踪有关报道,祝愿他们平安”、“准备提供任何伊朗需要的帮助”……

对比之下,只有中共和习近平,故作“高大上”、实为假大空,毫无个人感情色彩而充满党文化色彩:虚伪,算计,利益至上,功利主义,把国家和政权凌驾于死者个人和亲属的不幸之上,并竭尽利用死者的剩余价值。精致的利己主义,尽显中共党文化实质:要党性而不要人性。这也是习母齐心对习近平长期的言传身教和冷酷示范的结果,恶之花。

很明显,对伊朗总统坠机身亡,中南海没有悲伤,更不会掉眼泪,但他们肯定害怕。害怕有三:

其一,伊朗总统坠机身亡,尽管普遍认为是意外事故,但也不乏阴谋论:怀疑以色列或美国幕后动手,也有人怀疑伊朗内部动手、有人做手脚。如果中南海也在一定程度上疑惑于这种阴谋论的话,那么,以疑心重而著称的习近平也有理由担心:有一天,他的座机会不会被人动手脚?

其二,伊朗总统一行所乘座机,是美国制造的老式飞机贝尔212型直升机,原是美国赠送给巴列维国王政府的礼物。在1979年发生伊斯兰革命、巴列维王朝遭推翻后,奉行政教合一的伊朗伊斯兰政权接管了这架美国飞机。令人惊讶的是,几乎半个世纪过去了,亲俄亲中的伊朗现政权,竟然没有使用任何俄国或中国制造的飞机,竟仍继续使用这架老旧的美国飞机。

这次飞机出事后,伊朗当局即向美国方面求救,美方有意救援,但因“后勤问题”无法提供援助。事实上,这架飞机在浓雾中撞上山峰,当即坠毁,机上9人在几分钟内就死亡。即便美国出手救援,也为时太晚而无济于事。

联想到中共领导人的专机,没有使用中国制造的飞机如运-20或号称大飞机的C-919,也没有使用俄国制造的伊尔系列,而是使用美国制造的波音747和737。中共领导人对美国飞机的迷信一如伊朗领导人对美国飞机的迷信。伊朗领导人坠机身亡,难免不让中共领导人害怕 — 他们所乘坐的也是美国飞机啊!

其三,部分伊朗舆论认为,总统坠机身亡与美国对伊朗的制裁相关,因为这种制裁,使伊朗无法得到这架飞机需要维修和更换的零部件,年久失修,终于发生机毁人亡的惨祸。伊朗前外长为此猛烈抨击美国,把伊朗总统之死牵强附会地扯到美国头上。联想之下,因极端反美、威胁台湾并可能武攻台湾的中南海,应该担心,面临美国的制裁和将来(入侵台湾后)升级的制裁,一旦波音747或737 得不到美国的零部件供应,同样的惨祸随时可能降落在中共领导人头上。

猜你喜欢

伊朗城市上空的烟火!

写字的木白  2024-05-22

编辑推荐

倒查30年追缴税款 中国民企噤若寒蝉

自由亚洲电台  2024-06-19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