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召回一批靈活就業人員

郝大星
2024-06-06
image
網絡圖片

今年很多大廠在裁員的時候,詞彙量都很大,有優化、畢業、降本增效,還有:

這些不是我的兄弟。

別管用什麼詞吧,以往被老闆說效率低的公司在這種事情上效率都很高。比如說理想汽車,從3月份Mega發布前的我教蘋果造電車,到放棄「年銷售80萬輛和超越BBA的目標」,其實也就20天。

當時媒體們還在猜再過20天會發生什麼。這種問題大星已經反覆說過了,當老闆開始稱讚對手,銳意改革的時候,打工人的winter 就 is coming 了。

五一假期後理想開始降本增效,比例超過18%,預計畢業人數超過5600人。當時媒體給出的實際畢業人數更誇張。

這個也正常,特斯拉今年4月份裁員的時候,馬斯克說裁10%,結果每個部門基本都是30%起,甚至有的部門直接走一半。

而且有消息說,如果第三季度情況仍然不盡如人意,理想9月份可能啟動第二波大裁員。

裁員這種事兒,從評估到談話,自有一套管理學理論支撐。但在實際執行中,很難做到絕對公平和合理,特別是大比例裁員時,往往是從上到下拍腦袋。因為最終決定員工去留的,是人。

有人就有恩怨,有恩怨就有江湖,人就是江湖。這不是我說的,是《笑傲江湖》電影裡,任我行對令狐沖說的。

當時車圈確實熱鬧了一陣,畢業員工的溝通願望很強,導致理想總部還加強了安保措施。而且這麼多人同時出來找工作,直接影響了汽車圈就業市場的供需關係,媒體報道說其它車企看到理想畢業的員工:

直接降薪20%。

按道理說,人已經裁了,熱鬧一陣也就罷了。可是最近幾天,社交平台上卻出現了無中生友的同學諮詢問題。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這什麼意思,雷霆雨露皆是君恩?都讓我靈活就業了又來勸我顧全大局?

這波又被喊回去上班的同學,大部分來自研發測試部門。此前他們告訴過媒體,裁掉他們對公司影響極大,開發幾乎陷入停滯,測試僅靠少量低成本外部團隊協助。

這裡的外部團隊,指的是理想去年底引入的智駕供應商輕舟智航。大星看過當時的宣傳稿,說輕舟智航主要負責理想AD Max 3.0向AD Pro平台的優化與遷移。

所以看起來,這次是共享員工戰勝了自有員工。

畢業的同學要理解HR,他們那會兒遇到的每一個人都說自己對公司很重要,要是都相信,那裁員這活兒可就沒法幹了。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萬萬沒想到,那麼多說自己冤枉的人里,有人是真的冤。對於裁員裁到大動脈這件事,理想反應很快,想喊這些人回來上班,之前畢業的那幾天可以算福利休假,直接延續合同。

這裡就遇到了一個大問題,《三體》裡面解釋過當一個文明無法判斷另一個文明是否善意的時候,按照宇宙公理,猜疑鏈的無限循環就出現了。

很多被裁員工懷疑公司是在下套,如果現在重新回去上班,之前承諾的賠償金還沒給,屬於合同上的重新開始,還要試用,如果未來試用期不給過,連上次被裁的條件都沒了,補償就別想了。

大家這麼想大星非常理解,不能因為理想喊你回去上班就立刻回去,還是要先問問理智。

大星覺得這件事還有幾個問題。第一,這麼急的召回前員工,說明真正在幹活兒的關鍵員工被裁掉了,那沒被裁的人還關鍵嗎?第二,理想的HR到底是怎麼決定誰走誰不走的?第三,老員工的心寒了,以後做產品的時候會不會有情緒?

還有朋友問李想本人知不知道技術人員對公司有多重要?多此一問,沒聽過他這句話嗎:

一幫搞臭技術的。

文章來源微信公眾號:星球商業評論

猜你喜歡

李醫生的死,不會改變什麼

愛寫寫的二娃媽  2024-07-22

編輯推薦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