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悲哀當笑料,並不高明

送青人
2024-04-21
image
網絡圖片

這是無流量的話題,尤其從這種很多人都覺得無聊的角度去寫。但這是悲哀的現象,它值得囉嗦兩句,給恰好讀到的人讀一讀。

81歲的瀘州大爺,花了25塊錢嫖娼,對象是57歲的阿姨。這麼一條消息,被一些單位當作「戰果」一樣的發布了出來。

我在詞條里看到的,基本上都是調侃。「大爺口味獨特」、「大爺身體真棒」、「阿姨風韻猶存」……或許也有一些人覺得離譜,但當旁邊的人都在笑的時候,他們也無法去用嚴肅的語氣表達自己的想法。於是氣氛更加歡快了。

大爺不是不想找個年輕的,但畢竟不是每個大爺都叫范曾。所以前者只能花25塊錢去嫖,只能找57歲的阿姨,偷偷摸摸並且討價還價。而後者招招手,上億身家支持他找個30多歲的模特結婚,還要公告天下。

這不就是簡簡單單另一個版本的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麼,貪官污吏包養情婦的事情遍地都是,賴小民更是弄出了一個小區的「後宮」,唯獨81歲的大爺讓他們如獲至寶。

令人悲傷的對比,不知道為什麼很多人卻笑出了聲,罵大爺81歲了還這麼不要臉。

怎麼就不要臉了,食色性也。罵不要臉的人,你自己就是不要臉的產物。81歲的大爺求警察不要通知家裡人,恰恰相反,他很要臉。只不過要臉的同時,他還有人類的需求。

通報出來的時候,代表着警察秉公執法,不僅告訴了他的家人,還通報了整個社會。

他得到了「懲罰」,只不過在我看來,這種懲罰顯得悲哀。當然,對於那位57歲的阿姨來說,也是這樣。僅僅只為了25塊錢,可能只是大城市裡一碗麵條的價格,出賣自己的身體。她也本該含飴弄孫,她或許也不願意倚門賣笑。更何況,只是為了25塊錢而已。

他們可笑嗎?可笑的真是他們嗎?

我以前的稿子裡,給大家寫過這樣一個段子,某日,古代長安城天降大雪,寒冷至極,一個吃飽了飯出來消食的文人見雪花飄飄,詩興大發,脫口道:「大雪紛紛落地。」剛念了一句,恰逢有個升遷的官員經過聽到了,感念皇恩浩蕩,一拱手接口道:「正是皇家瑞氣。」旁邊一個賣棉衣棉褲發了大財的商人心花怒放,也湊了一句:「再下三年何妨?」一語激怒了路邊一凍餓欲死的乞丐,哆哆嗦嗦地大罵:「放你娘的狗屁!」

這就是我的答案。

在另一個城市裡,一名滿頭白髮的流動商販,當街對着一名城管跪下了。當地發布了徹查的通知,但那些都是後話,我只想請問一句,老人下跪,是他沒有尊嚴嗎?是他生來卑微下賤嗎?

沒有人會去嘲笑這位下跪的老人,因為我們都知道,始作俑者不是他,而是其他無形的因素逼着他跪。哪怕不為這理由,僅僅看那滿頭的白髮,和他手裡比他的白髮更上年紀的扁擔,都無法生出說他不要尊嚴的心。

如果你生出了,那只能說明你不是人。

81歲的大爺,57歲的阿姨,25塊錢的嫖資,當街向城管下跪的老人……沒有任何一條是值得我們去笑去調侃的,寫起來都如此悲哀,何況說出來。

一直以來很喜歡的一句話,作個結尾。

歷史,有兩支筆,一支寫屍骨未寒,一支寫鑼鼓齊喧。

歷史,有兩支筆,一支在我指尖噤若寒蟬,一支在你手中壯如牛鞭。

歷史,有兩支筆,一支低訴淒風苦雨夜,一支高唱人間三月天 。

文章來源微信公眾號:劍客寫字的地方

猜你喜歡

編輯推薦

魏京生:房貸危機如何解決

魏京生  2024-05-28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