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國愛港人士哪裡去了?——香港「由亂到治及興」五周年

林松
2024-06-12
image
反送中五周年(悉尼)

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從2019年發生社會運動,到現在2024年已經五年,官方努力宣傳「由亂到治走向由治及興」,但香港市面卻越來越顯得蕭條,香港的愛國愛港人士到底哪裡去了?

除了「黃絲」陣營者,近年在澳洲也遇過一些「藍絲」陣營的香港新移民,奇怪為什麼「藍絲」陣營者也要離開香港?為什麼這些「藍絲」不安心留在香港發展呢?香港不是「由亂到治走向由治及興」嗎?

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2022年在中國共產黨第二十次全國代表大會提出:要「全面準確推進『一國兩制』實踐,堅持『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方針,推動香港進入由亂到治走向由治及興的新階段,香港、澳門保持長期穩定發展良好態勢。」

由治及興開啟之年

香港2022年實施《國安法》後,官方提出「由治及興」的施政概念,聲稱香港正在由安定(「治」)逐漸發展為繁榮(「興」)。香港行政長官李家超稱2023年是香港「由治及興」的開啟之年。

到底香港有沒有做到符合習近平提出的「全面準確推進『一國兩制』實踐,堅持『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方針」?儘管不同的人在口頭上會說出不同的評價,但每個香港人心中自有一把尺去量度。

拙作多次引用曾任「人大常委」譚耀宗的典型例子,譚耀宗等香港「建制派」明明在2021年聲稱收到238萬個聯署簽名支持「人大」《決定》「完善香港選舉制度」,但2023年12月香港區議會投票僅得119萬人,另外那119萬人卻選擇「不投票」,是否不滿香港選舉制度在「被完善」之後,竟然要由建制派、既得利益者進行「提名」、「篩選」?!

這238萬人中的119萬人,是否感到無法選出既可以支持北京中央,又符合香港人意願的候選人出來?!難怪曾任「人大代表」、「政協代表」的汪明荃也說修改香港選舉制度,不是擴大民選成份,而是削弱民選成份,令「很多人失去機會,又失去一半聲音,當然是很不滿。」 

譚耀宗李嘉誠事例

譚耀宗叫人不要談他的家庭問題,但北京中央明明指責香港教育出了問題!譚耀宗又怎能迴避他自己的家庭教育出了嚴重問題呢?他的兒子譚建宏夫婦早已「不再做中國人」,放棄中國國籍,入籍澳洲,拿了澳洲護照,並且專門做移民業務,幫助中國人申請移民澳洲,離開中國,離開香港。

近年網上流傳據說是李嘉誠的一番說話:「無論中國共產黨犯過什麼錯誤,無論共產黨中出現了多少腐敗分子,我們作為中國的公民都不要和共產黨過不去。不管是什麼原因,在中國當代由共產黨執政是歷史的選擇。起碼在現在和相當一段時間內,無論是威望和執政能力,我國還沒有任何黨派和力量能夠取代共產黨,更何況,以習近平為首的新一屆中央班子讓我們看到了希望,也感受到了正能量。」

而令人驚訝的是,正當網上散播李嘉誠有關「愛國」、「擁共」的一番話不久,這被譽為「愛國商人」的李嘉誠,已經開始從中國大陸和香港「走資」,撤走這些投資,轉往英國及歐洲。當時立即被人笑稱「非常諷刺」,李嘉誠的「腳」最誠實!而有關李嘉誠「愛國商人」一說立即「緊急剎車」,不再傳播「李家超愛國」!

剛剛還看到網上微信《智谷趨勢》說,「在短短不到三個月的時間裡,李嘉誠已經通過三次降價大甩賣套現上百億港元,跑得比誰都快。」「為什麼香港『全面撤辣』後,李超人跑得更快了?為什麼連最保值的豪宅,也要瘋狂打折?」「底牌出盡的港島樓市,在風中凌亂。」

港人黑色政治幽默

最近,前任香港特首梁振英,宣布大兒子大仔梁傳昕結婚,媳婦Mimmi Mononen是芬蘭人,起了一個中文名字莫宓蓮。網上立即諷刺梁振英「勾結外國勢力」,「梁振英兒子是間諜」!

網上還引用現任特首李家超幾乎同一時間的說話:「我們縱然都是君子,但要防小人,要防敵對力量,防間諜活動」。李家超當時指出,曾在一個恐怖活動展館,看過有一個間諜,到了當地國家,結婚生仔,超過十年後離開,「炸了一架飛機」。李家超說:「相信大家都猜不到,這件事發生之前,他是一個間諜」。「在戲裡看過,好像都是戲來,不會真的發生,但我在展館看過。」

網上純粹借用李家超的說話,去諷刺梁振英,但反映出一般人對這些先後管治香港的高官的不滿。網上「LIHKG討論區(連登)」2023年4月23日,有人發一時事帖文,題為「而家社會氣氛沉滯到好似等緊大事發生咁」(如今社會氣氛低沉得好像在等大事發生一樣)。

其後一網名為「水原千鶴」的人發表首則回應稱:「咁系因為你悲觀,我睇到由治及興帶嚟嘅好處。」(這是因為你悲觀,我看到由治及興帶來的好處。)。結果此回應因其與事實完全背道而馳的荒謬性,在香港的網絡界爆紅,演變成政治黑色幽默,經常被香港網民引用。

港人治港為何要跑

回顧英國統治香港時期,八十年代的司徒華、李柱銘、李卓人等香港民主陣營人士,一方面向英國統治者爭取實現「八八直選」(即普選),一方面也不反對英國在1997年把香港移交給北京當局。司徒華和李柱銘當時還受到北京重用,委任為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像這些「愛國愛港」的民主派人士,最後獲得什麼下場,大家有目共睹。

1989年的香港,曾經有上百萬人上街,顯示出「愛國愛港」的赤子之心。其後幾年,不少「愛國愛港」的香港人離開了香港,移民外國,形成當時的一股移民潮。

2019年之後,再出現新一輪的移民潮。奇怪的是,不僅「黃絲」移民,連「藍絲」也紛紛移民外國。當然,原因可以琳琅滿目。正如中國大陸「文化大革命」時期,很多人逃亡到香港,中國大陸的官方說法是「這些人到香港找工作」。現在輪到香港人,前往外國「尋找工作」了!

習近平說要堅持「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為什麼你們還要跑?

(歡迎讀者意見回饋,作者電郵:[email protected]

 

猜你喜歡

曹長青:日本人的獨特宗教觀

曹長青  2024-07-13

編輯推薦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