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對”毛錯”的輕描淡寫為何仍不能令毛左們滿意?

夜話中南海
2024-01-14
image
中共武警在天安門廣場的毛澤東畫像下站崗。(圖片來源: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本專欄的上篇文章《習近平如何令毛左們從滿懷希望到極度失望》已經介紹過了習近平在上個月的毛誕130周年紀念會上的講話中公然辜負廣大毛左們的期望,再提毛澤東的文革之「錯」,終於令毛左們對他習近平失望至極。因為毛左們強烈感覺習近平的這番表述,比起十年前的紀念毛誕120周年的講話內容中對毛的文革錯誤講述得更為直白,甚至連「失敗為成功之母」這樣的開脫之詞都懶得再說了。

這裡,我們有必要先把習近平十年前與上個月的兩次毛堂祭屍後的紀念講話中的對於毛曾經的「錯誤」進行開脫的內容摘引如下:

習近平上個月的懷毛講話只有8500字,比十年前的懷毛講話少了2100字。其中的「毛錯」部分只有如下一個自然段:

社會主義是人類歷史上全新的事業,由於中國是在極為落後的基礎上進行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的,沒有現成的經驗可以借鑑,在前進道路上出現這樣那樣的曲折和失誤是難以完全避免的。正如毛澤東同志所指出,「對於建設社會主義的規律的認識,必須有一個過程。必須從實踐出發,從沒有經驗到有經驗,從有較少的經驗,到有較多的經驗,從建設社會主義這個未被認識的必然王國,到逐步地克服盲目性、認識客觀規律、從而獲得自由,在認識上出現一個飛躍,到達自由王國。」不能否認,毛澤東同志在社會主義建設道路的探索中走過彎路,特別是發動和領導「文化大革命」這個嚴重錯誤。對毛澤東同志的歷史功過,我們黨已經作出了全面評價,他的功績是第一位的,錯誤是第二位的,他的錯誤是一個偉大的革命家、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者所犯的錯誤。

而十年前年懷毛講話中的「毛錯」及相關評價總共有如下6個自然段:

人世間沒有一帆風順的事業。綜觀世界歷史,任何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的發展,都會跌宕起伏甚至充滿曲折。「艱難困苦,玉汝於成。」「多難興邦,殷憂啟聖。」「失敗為成功之母。」毛澤東同志也常說,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這是一切正義事業發展的歷史邏輯。我們的事業之所以偉大,就在於經歷世所罕見的艱難而不斷取得成功。

不能否認,毛澤東同志在社會主義建設道路的探索中走過彎路,他在晚年特別是在「文化大革命」中犯了嚴重錯誤。對毛澤東同志的歷史功過,黨的十一屆六中全會作出的《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進行了全面評價。鄧小平同志說,毛澤東同志的功績是第一位的,他的錯誤是第二位的,他的錯誤在於違反了他自己正確的東西,是一個偉大的革命家、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者所犯的錯誤。

在中國這樣的社會歷史條件下建設社會主義,沒有先例,猶如攀登一座人跡未至的高山,一切攀登者都要披荊斬棘、開通道路。毛澤東同志晚年的錯誤有其主觀因素和個人責任,還在於複雜的國內國際的社會歷史原因,應該全面、歷史、辯證地看待和分析。

對歷史人物的評價,應該放在其所處時代和社會的歷史條件下去分析,不能離開對歷史條件、歷史過程的全面認識和對歷史規律的科學把握,不能忽略歷史必然性和歷史偶然性的關係。不能把歷史順境中的成功簡單歸功於個人,也不能把歷史逆境中的挫折簡單歸咎於個人。不能用今天的時代條件、發展水平、認識水平去衡量和要求前人,不能苛求前人干出只有後人才能幹出的業績來。

革命領袖是人不是神。儘管他們擁有很高的理論水平、豐富的鬥爭經驗、卓越的領導才能,但這並不意味着他們的認識和行動可以不受時代條件限制。不能因為他們偉大就把他們像神那樣頂禮膜拜,不容許提出並糾正他們的失誤和錯誤;也不能因為他們有失誤和錯誤就全盤否定,抹殺他們的歷史功績,陷入虛無主義的泥潭……。

兩篇紀念講話中的對毛曾經的「錯誤」的開脫的內容雖然篇幅上有長有短,但翻譯成人話都只是如下兩個意思:一,錯誤是不可能避免的;二,瑕不掩瑜!

不過呢,前後十年間的兩次懷毛講話中相關「毛錯」的敘述還是有幾處比較重要的區別。其一習近平在十年前的講話中如實敘述對毛澤東「瑕不掩瑜」的評價是鄧小平的一錘定音。而十年後的習近平則是不提鄧小平的名字,把同樣敘述內容變成了「我們黨已經作出了全面評價」  。

需要特別注意的是,習近平在十年前的懷毛講話中前後四次提及鄧小平的名字,也提到了江澤民和胡錦濤的名字。但在上個月的這份講話中,從頭到尾沒有提一次鄧小平,當然更不會提及江澤民和胡錦濤。

第二個區別是,十年前的懷毛講話中,習近平不惜筆墨,反覆論述有成功就必須有失敗,要成就就必須先犯錯誤,前進的過程不可能避免彎路……。而十年後的這新一次講話,對「毛錯」的不可避免論「論述從簡,很不到位」。。

第三個區別是,十年前的懷毛講話中,習近平把毛澤東在晚年犯了的「嚴重錯誤」說成是在「文化大革命」中犯的錯誤。而在上個月的這新一次講話中,則把這一說法改成了「特別是發動和領導『文化大革命』這個嚴重錯誤」 。而這正是毛左們高度不滿的原因之一,認為十年前已經有「輕描淡寫」的跡象了,十年後怎麼又退回到老鄧的「歷史問題決議」水平上去了呢?

至於習近平如今對毛「錯」的評價是否真是「退回」到鄧小平的「歷史決議」的水平上,就應該回顧歷史,仔細對照一下前後兩個「決議」的相關內容,即鄧小平主導制定的,於1981年6月27日的十一屆六中全會作出的《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以下簡稱「鄧氏決議」)和習近平主導的,於2021年11月11日中共十九屆六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於黨的百年奮鬥重大成就和歷史經驗的決議》(以下簡稱「習氏決議」)中的相關內容,。

42年半前出台的「鄧氏決議」是把毛澤東統治的27年執政史劃分成三個階段表述,即「基本完成社會主義改造的七年」、「開始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的十年」和「文革」十年。

在這個「決議」的制定過程,對於毛澤東的評價,有說法是最先由陳雲定下基調。據毛左網站上曾經刊登的相關文章介紹:陳雲否定毛澤東晚年的言論(即毛澤東一生的四個階段)最早出處是美國人傑斯布萊恩著《胡耀邦傳》一書。而國內正式出版該書是1989年3月部隊最高學府國防大學出版社出版。同年6月,作為中共黨史資料研究的黨史權威出版社也出版了美國人這本《胡耀邦傳》一書。兩本書都明確指出,鄧小平安排在一九七八年十一月舉行的中央工作會議,請陳雲領頭講話。陳雲說:「我是共產黨員,是實事求是的。大家對於毛主席的功與過,不論說是『二八開』『三七開』,還是『四六開』。都是敷衍的,不符合事實的。我認為毛主席一生可分為四個階段:第一階段是從遵義會議到全國解放,也就是到1949年止,毛主席領導是正確的,應予全面肯定。第二階段是到1957年鳴放運動止,其間如土改、三反五反、思想改造等運動,雖稍有偏差,但成績大於錯誤,應予基本肯定。第三階段從1957年反右開始,經過三面紅旗的胡搞亂開,到1965年止,其間毛主席在1961年退居二線,不問大事,經濟才有了轉機,但在他當政那一段時間,應予基本否定。第四階段從1966年到他逝世為止,那慘絕人寰的『文革』悲劇,他是主要責任者,應予全面否定。」

當然,毛左網站刊登如上內容的目的是要否定陳雲曾經有過如上表述。但事實上「鄧氏決議」確實是基本遵循了如上思路。

對於「開始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的十年」(1957—-1966),「鄧氏決議」如此評價:

這十年中,黨的工作在指導方針上有過嚴重失誤,經歷了曲折的發展過程,反右派鬥爭被嚴重地擴大化了,把一批知識分子、愛國人士和黨內幹部錯劃為「右派分子」,造成了不幸的後果;輕率地發動了「大躍進」運動和農村人民公社化運動,使得以高指標、瞎指揮、浮誇風和「共產風」為主要標誌的左傾錯誤嚴重地泛濫開來;毛澤東同志錯誤地發動了對彭德懷同志的批判,進而在全黨錯誤地開展了「反右傾」鬥爭。八屆八中全會關於所謂「彭德懷、黃克誠、張聞天、周小舟反黨集團」的決議是完全錯誤的。這場鬥爭在政治上使黨內從中央到基層的民主生活遭到嚴重損害,在經濟上打斷了糾正左傾錯誤的進程,使錯誤延續了更長時間。

主要由於「大躍進」和「反右傾」的錯誤,加上當時自然災害和蘇聯政府背信棄義地撕毀合同,我國國民經濟在一九五九年到一九六一年發生嚴重困難,國家和人民遭到重大損失。這個期間工作中的錯誤,責任同樣也在黨中央的領導集體。毛澤東同志負有主要責任,但也不能把所有錯誤歸咎於毛澤東同志個人。這個期間,毛澤東同志在關於社會主義社會階級鬥爭的理論和實踐上的錯誤發展得越來越嚴重,他的個人專斷作風逐步損害黨的民主集中制,個人崇拜現象逐步發展。黨中央未能及時糾正這些錯誤。林彪、江青、康生這些野心家又別有用心地利用和助長了這些錯誤。這就導致了「文化大革命」的發動。

接下來,在整部「鄧氏決議」中,單「文化大革命」的十年這部分就占了6600字的篇幅,其中最關鍵的幾處內容如下:

一九六六年五月至一九七六年十月的「文化大革命」,使黨、國家和人民遭到建國以來最嚴重的挫折和損失。這場「文化大革命」是毛澤東同志發動和領導的。

實踐證明,「文化大革命」不是也不可能是任何意義上的革命或社會進步。它根本不是「亂了敵人」而只是亂了自己,因而始終沒有也不可能由「天下大亂」達到「天下大治」。

在社會主義條件下進行所謂「一個階級推翻一個階級」的政治大革命,既沒有經濟基礎,也沒有政治基礎。它必然提不出任何建設性的綱領,而只能造成嚴重的混亂、破壞和倒退。

歷史已經判明,「文化大革命」是一場由領導者錯誤發動,被反革命集團利用,給黨、國家和各族人民帶來嚴重災難的內亂。

對於「文化大革命」這一全局性的、長時間的左傾嚴重錯誤,毛澤東同志負有主要責任。但是,毛澤東同志的錯誤終究是一個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家所犯的錯誤。

「文化大革命」所以會發生並且持續十年之久,除了前面所分析的毛澤東同志領導上的錯誤這個直接原因以外,還有複雜的社會歷史原因……。長期封建專制主義在思想政治方面的遺毒仍然不是很容易肅清的,種種歷史原因又使我們沒有能把黨內民主和國家政治社會生活的民主加以制度化,法律化,或者雖然制定了法律,卻沒有應有的權威。這就提供了一種條件,使黨的權力過分集中於個人,黨內個人專斷和個人崇拜現象滋長起來,也就使黨和國家難於防止和制止「文化大革命」的發動和發展。

「鄧氏決議」產生的40年後,「習氏決議」中對毛澤東「嚴重錯誤」的輕描淡寫首先就體現在把「鄧氏決議」中的毛澤東執政三階段揉搓成一個「完成社會主義革命和推進社會主義建設」階段,然後就是把「鄧氏」決議中涉及「毛錯」的上萬字內容縮略成如下幾句:

遺憾的是,黨的八大形成的正確路線未能完全堅持下去,先後出現「大躍進」運動、人民公社化運動等錯誤,反右派鬥爭也被嚴重擴大化。面對當時嚴峻複雜的外部環境,黨極為關注社會主義政權鞏固,為此進行了多方面努力。然而,毛澤東同志在關於社會主義社會階級鬥爭的理論和實踐上的錯誤發展得越來越嚴重,黨中央未能及時糾正這些錯誤。毛澤東同志對當時我國階級形勢以及黨和國家政治狀況作出完全錯誤的估計,發動和領導了「文化大革命」,林彪、江青兩個反革命集團利用毛澤東同志的錯誤,進行了大量禍國殃民的罪惡活動,釀成十年內亂,使黨、國家、人民遭到新中國成立以來最嚴重的挫折和損失,教訓極其慘痛。

仔細讀罷,不難發現「習氏決議「中不但用」黨中央未能及時糾正這些錯誤「作為毛澤東發動和領導文革的客觀原因,而且故意把」十年內亂「的主要成因說成是林彪和江青集團利用毛澤東錯誤禍國殃民的結果。

但是,習近平對「毛錯「的如此輕描淡定,依然遠沒滿足毛左們的需要,因為毛左們的基本立場就是肯定文革—-至少也必須肯定文革的大方向是正確的。更多的介紹和分析內容,留待本專欄下篇文章繼續進行。

(全文轉自自由亞洲電台)

猜你喜歡

澤連斯基又要寄希望於習近平?

夜話中南海  2024-06-18

編輯推薦

倒查30年追繳稅款 中國民企噤若寒蟬

自由亞洲電台  2024-06-19

一句話泄露中共軍隊審計真相

看中國  2024-06-18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