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家印第一次在看守所過年

木蹊
2024-02-21
image
網絡圖片

算起來,這應該是恆大許老闆第一次在看守所過年。

想到許家印,還是因為字節張一鳴的新聞。

說張一鳴的老家鄉親給他立了個「功德碑」,詳細記錄了張一鳴一家的牛逼之處。

誇他是億萬青年頂禮膜拜的精神偶像,功德無量,福報無疆。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如果字節現在上市,很有可能會問鼎中國首富。

但這幾年,首富都不敢高調了,相比以往,連公開拜年,給鄉親們發紅包的鏡頭都沒了。

想當年,許老闆也是首富,也是有功德碑的。

但現在的恆大和許老闆,基本窮途末路了。

按照我國的司法程序,被刑事拘留後,許老闆應該住在看守所里。

所里的工作人員任務很重,每天都要看着,怕他自殺。

而外面有不少人,則是希望許老闆能把一些秘密帶到棺材裡。

有傳聞說,許老闆在所里的牙關挺硬,對幾個關鍵問題緘默不語:

1 你的保護傘是誰?

2你獲得巨額貸款,轉移巨資,誰給你提供的幫助?

3 你利用你的歌舞團,拿下哪些重要人物?

許老闆在中國曾經的叱咤風雲,沒有後台的大佬幫忙,顯然不太科學。

至於歌舞團、遊艇會的作用,也是不言而喻。

當年賴昌星的落馬,就有不少關於廈門紅樓的故事。

房地產能成功拿地的訣竅,就是找資源,抱大腿。

跟着大腿,大步流星,直上青雲,就像當年胡雪岩抱着王有領、左宗棠的腿成為「紅頂商人」一樣。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恆大早年的高管,都知道內部有個「恆大寶典」,這是一個用意大利牛皮做成的箱子,裡面裝滿了金幣、銀幣。

逢年過節,許老闆都會帶着陳年茅台和「恆大寶典」四處奔走。

就連英國的安德魯王子、威廉王子,都被許家老闆拿下。

不過今年過年,許老闆就沒辦法給一些大人物送禮了,手下的人也辦法給他送禮

當年抱着許家印這條大腿不鬆手的人,到最後發現,這是一條奔向地獄的腿。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一鯨落,萬物不一定生,甚至可能跟着倒霉。

香港法院在1月29日對恆大集團清盤,法官說對恆大的是「enough is enough」(對你們忍無可忍了)。

恆大無力償還債務,這是不爭的事實。

而恆大一旦被清盤,最受影響的就是600萬恆大「爛尾樓」的業主。

一旦內地認可香港的法院判決,那麼在強制清盤期間,公司債項償付的優先次序是:員工工資、有擔保債權人、清盤的開支(包括清盤人的薪酬)、無擔保債權人。

作為爛尾樓的業主,最大的希望,就是指望政府接盤,慢慢消化,確保爛尾樓盤得以完成。

當然這需要漫長的時間和運氣。

作為泄憤,許家印老家周口高賢鄉的那塊功德碑,已經遭到人為的破壞。

「流芳百世」四個字,已經被人抹去,村里人也不打算再修補這四個字。

也許現在許家印在所里最痛苦的事,就是想着「怎留清白在人間」?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2年前,恆大暴雷之際,市場上都在問「下一個是誰」?

現在,這個問題已經變成了「剩下的還有誰」?

碧桂園,佳兆業,華夏幸福,融創,富力⋯⋯當初玩這個遊戲的人,現在都瑟瑟發抖。

在這場漫長消亡中,倒霉的不僅是耗盡所有積蓄,換來的僅是爛尾房的業主。

還有圍繞房地產上下游,無數要不回錢的供應商、金融機構、包工頭⋯⋯

當第一張多米諾骨牌倒塌的時候,後續的震盪已非人力所能控制。

這個年,和恆大有關係的人,過得好嗎?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江湖再無許家印,但黃四郎依在。

也許今年許老闆的事就會出結果,但其負面衝擊之大,造成的危機之深,已經難以估量。

功德碑是記錄功績的,但我們需要的不是功德碑,而是懺悔錄。

恆大的興衰,背後是有形之手的過度放縱,是商業潛規則的盛行,是監管的嚴重缺失,是保護傘的依舊強大,是消費者的依然弱勢。

優良的市場,乃國民之福。

許家印們得以暴富,是這個市場畸形的表徵。

恆大已死,然萬億債務仍在。

望手持市場權柄者,能順規律、不擅權,不為一己之私而賣家國未來。

至於許老闆,可以在春節期間把自己的歷程寫下來,給中國人看看。

文章來源微信公眾號:木蹊說

猜你喜歡

編輯推薦

瀏覽最多

彭帥被刪微博全文

米蘭  2021-11-04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