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產業鏈外移 中國的果鏈企業艱難求生

米蘭
2023-04-30
image
網傳視頻顯示,一個小廣場上有許多年輕人手拉行李箱、背著大包小包,拍攝的女子稱,「看看有去武漢的,有去吉源的,還有去印度的,鄭州富士康馬上就撤人了,下一批就輪到我了」。(視頻擷圖)

近日,蘋果第三大代工廠,代工巨頭緯創宣布,由於陷入經營困境,關閉江蘇泰州工廠。自4月26日起正式停工停產,5月26日與所有員工解除勞動合約,並按規定支付經濟補償金。這意味着上千員工失去了工作。

4月23日,有網友上傳的視頻顯示,工廠已人去樓空,僅留一名保安看守,設備也被搬空,只留下空蕩蕩的巨大廠房,似乎在彰顯往日的輝煌。

同樣受到影響的還有周邊的商業,包括餐飲、住宿、零售等行業都面臨營收下降、甚至關門倒閉的命運。

總部位於台灣的緯創是全球著名的IT代工巨頭,其代工的產品包括筆記本電腦、台式機、服務器、智能手機等。緯創是繼富士康、和碩之後,蘋果公司的第三大代工廠。

2009年緯創在泰州市投資建廠,2012年6月投產。主要產品是導光板、中小尺寸的液晶顯示模組等光電產品,以及平板電腦、智能手機。彼時客戶主要為京東方、夏普、DELL、HP、SONY、ACER、聯想等企業。從2017年緯創泰州工廠才正式成為蘋果的合作夥伴,主要供應蘋果筆電及手機之LCM(液晶顯示模組)產線。

但近年來,iPhone高端機逐漸由LCD屏幕轉向了OLED屏幕,造成緯創泰州的訂單劇減,而其他客戶不足以填補這一市場空缺,導致其連續幾年出現虧損。根據緯創2022年財報,緯創給泰州廠累計投資大約16.1億美元,但至今為止泰州公司賬面虧損達到了1.81億美元。泰州廠的員工總數也從巔峰期的17615人,大幅下滑至目前的1474人。

其實,緯創近年來也隨着歐美客戶產業鏈轉移積極在中國以外的地區投資建廠。早在2017年,緯創便在印度建立了iphone代工廠。另外緯創還在越南、馬來西亞、墨西哥及捷克布局生產線。而與此同時,緯創不斷出售其在中國的資產。2020年底,將其在江蘇崑山的iphone代工廠崑山緯新出售給了立訊精密。這次關閉泰州工廠,應該也是其產業布局轉移的一部分。

蘋果的頂級供應商分布在全球600多個地點,包括組裝iPhone、iPad、手錶和無線耳機的合同製造商,以及芯片、玻璃、鋁外殼、電纜、電路板和其他組件的供應商。在這些供應商中,中國一直占據着較大比例的份額,不僅有中國的本土企業,還包括眾多的台企在大陸建立的工廠。

據蘋果公司2022年10月份公布的2021財年Top200供應商名單,在前190名供應商里,中國大陸及台灣、香港、澳門企業上榜91家,占47.9%,但相比2020年,減少了5家。

這其中有25家在中國大陸A股上市,但他們只是浮上水面的冰山一角,是供應鏈的超級節點,牽動着的116支蘋果概念股,遍布上游材料、設備等供應體系,總市值超過300 billion USD。

其實,自iPhone誕生以來,蘋果就將訂單交給富士康等在中國大陸的工廠代工,並且蘋果還投入大量的資源和精力,提高中國供應鏈的技術和品質水準。由此中國供應鏈才得以快速崛起。

不僅如此,蘋果在中國代工也帶動了中國電子行業的進步與發展。例如,在iPhone 4上,蘋果採用了一種名為柔性電路板(FPC)的技術,能縮小電子產品的體積和重量。iPhone 4率先應用後不久,中國本土企業生產的安卓手機迅速普及了這一技術。

到了iPhone X時代,蘋果與立訊精密合作,實現了摺疊式FPC軟板技術。一個季度後,華為、OPPO、vivo和小米等國產手機大廠陸續和立訊精密簽下FPC軟板技術新訂單。2017年iPhone X發售,立訊精密收入同比大漲66%。

可以說,二十年裡,蘋果打造了一個複雜無比的供應鏈體系,而中國在這個體系中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曾經超過95%的iPhone、AirPods、Mac和iPad都在中國製造。

在這期間,也誕生了眾多的果鏈企業。一方面這些企業每年為蘋果公司生產出價值超過3000億美元的各類電子產品,成為蘋果最重要的合作夥伴;另一方面,在蘋果公司的帶動下,果鏈企業也實現了業績的飛躍。而最重要的是,由於與蘋果公司深度綁定,這些企業的興衰存亡與數百萬員工的命運也交由蘋果公司所掌控。

陸媒經常談論蘋果壓榨供應鏈,如果對比蘋果供應商和國產手機供應商就會明白,蘋果再怎麼壓榨都比國產手機帶來的利潤要豐厚的多。例如,大陸企業京東方在2021年成為蘋果的供應商後,獲得的利潤相當於此前10年之和。

而我們前面談到的緯創泰州工廠,獲得蘋果訂單後,業績迅速騰飛;失去訂單之後,馬上陷入虧損,直至倒閉。

還有一個典型的例子就是歐菲光。總部位於深圳的歐菲光集團是中國頂尖的鏡頭模塊生產廠商,2017年其全資子公司南昌歐菲光科技開始為蘋果提供鏡頭模組和觸控螢幕。歐菲光業績顯示,蘋果給它貢獻了四成收入卻提供了九成的利潤,中國手機企業給歐菲光提供六成收入卻只提供了一成的利潤。

但是2020年歐菲光被美國政府認定侵犯新疆維吾爾族人權,並將其列入實體清單進行制裁。2021年3月,歐菲光被蘋果公司移除出供應商名單。緊接着其財報就出現虧損,2020年和2021年財報,兩年分別虧損人民幣19.4億和26.2億元;2022年虧損幅度持續擴大,據其預告稱虧損人民幣41億元至52億元。南昌歐菲光也關閉了部分廠區。

就在2021年「接盤」歐菲光蘋果產線的聞泰科技,當年實現營收527.29億元,增長1.98%;利潤26.12億元,增長8.12%。

歌爾聲學堪稱是蘋果供應鏈中的元老。蘋果於2009年正式進入中國市場,歌爾次年就進入了蘋果供應鏈,為其供應聲學組件和有線耳機等。歌爾2018年進入AirPods供應鏈,成為僅次於立訊精密的蘋果第二大代工廠,占據AirPods代工30%份額。

2022年11月初歌爾股份發布《風險提示公告》稱,收到境外某大客戶的通知,暫停生產其一款智能聲學整機產品。引發蘋果砍單猜測,隨之股價兩日跌停,市值蒸發超150億元。蘋果砍單的影響一直持續到了今年的一季度。

4月17日,歌爾股份發布了2022年財報及2023年一季報。數據顯示,公司2022年在營收大漲34%的情況下,扣非歸母淨利潤下降了近60%;不僅如此,2023年Q1,其營收較2022同期進一步上漲20%至241億元,但同期歸母扣非淨利潤卻下滑超90%。

不得不說還有第一家獲得蘋果核心產品代工資格的大陸本土企業立訊精密。總部位於深圳的立訊精密目前是iphone三大組裝廠商之一,也是Airpods的最大代工廠。

立訊精密成長秘訣就是圍繞「果鏈」併購擴張。其中,最重要兩次收購:2011年4月收購了崑山聯滔電子60%股權,首次進入蘋果供應鏈,成為iPad連接線供應商;2016年收購蘇州美特51%股權,立訊切入到聲學領域,抓住了營收貢獻巨大的AirPods。2019年立訊精密更是拿下Airpods獨家代理權,當年立訊精密的總營收超過623億元。而蘋果作為第一大客戶,貢獻了346.5億營收,占比高達55.43%。

除上述兩次最重要的併購外,立訊精密圍繞蘋果展開的併購達14起。特別是2020年,33億元收購江蘇緯創和崑山緯新100%股權,正式切入果鏈中最重要的iPhone代工業務。

不斷的併購擴張,依靠蘋果這顆搖錢樹,消費電子成為立訊精密的主要業務:2014~2018年,這一業務四年營收複合增速為78.3%。從2018年6月至今,立訊精密所有季報的扣非淨利潤,全部以60%以上的增速狂漲。立訊精密代工的蘋果零部件由2013年的4種提升至了20種。到2021年,立訊精密來自蘋果的銷售收入占比已經達到74.09%。

2020年,立訊精密的總市值已經超過富士康的母公司鴻海集團,而其創始人王來春以910億元財富值排在了2020年胡潤百富榜第44位。

值得一提的是,王來春是富士康1988年在大陸建廠的第一批員工,曾在富士康花費10年時間從一名普通打工妹升到當時大陸員工在富士康能達到的最高職位。1999年王來春從富士康離職。五年後王來春便成立了立訊精密,其業務主要是做零部件研發、生產和組裝,幾乎是複製了富士康的經營模式。

在早期,富士康還為立訊精密提供了大量訂單。在2010年上市時,富士康也貢獻了18.27%的收入。但現在,立訊精密成為了富士康極具威脅的競爭對手。

然而,事情總有兩個方面,有利就有弊。由於立訊精密高度依賴蘋果公司,蘋果減單的風險也使其在資本市場的表現上下起伏。

2023年年初,蘋果以需求減弱為由,通知中國供應商本季減產AirPods、Apple Watch與MacBook組件,位於產業鏈上游的立訊精密立刻受到波及。消息傳出當日,公司股價迅速跳水,截至收盤跌幅為9.99%,市值一天內蒸發了224億元。

另外,蘋果近年來逐步實施的擺脫「中國依賴」戰略,其產業鏈也大量移出中國,轉而在印度、越南及東南亞國家布局。對嚴重依賴蘋果公司的「果鏈」企業影響巨大。

最直接的影響為iPhone最大代工廠富士康。這也可以從其最大的iPhone代工廠–鄭州園區的員工數量驟減看出端倪。富士康鄭州園區的員工數量一度多達35萬人。而近日,有自媒體播主探訪發現,現在豫康新城商業步行街變得空蕩蕩,幾乎看不到人,兩邊的店鋪幾乎都停業,有的乾脆掛着出租、轉讓的訊息。

近日更有消息傳出,「富士康計劃將3000億元產能轉移至印度」。貴州富士康、南寧富士康最近都傳出撤離的消息。

另一家面板五虎之一的台企群創光電集團旗下全資子公司寧波群志光電,上個月被報已至少關閉50條模組產線,優化20%員工,並計劃將TFT-LCD模組工廠遷移到印度、墨西哥。

隨着蘋果供應鏈轉至其它國家,基於產業的群聚效應,可能會有更多其它相關供應鏈移出中國。這將對中國經濟產生難以預料的深遠影響。中國世界工廠的地位,可能會慢慢陷落。而同樣受到影響的還有數以百萬計的打工者。今年以來,不斷傳出工打工者很難找到工作的消息。大量的農民工在深圳、上海等大城市露宿街頭,艱難求生。

猜你喜歡

中國經濟急需發錢消費

梁建章  2024-07-14

編輯推薦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