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中全會上如何處分已先後被撤消行政或軍內職務的四名中央委員

夜話中南海
2023-11-21
image
中國共產黨第二十屆中央委員會第二次全體會議,已經於2023年2月26日至28日在北京舉行。(中國共產黨網圖片)

對比曾經的十七屆三中全會上就把”當選”中央委員還未滿一年的于幼軍在處以留黨察看處分的同時撤消了其中央委員職務,以及去年趕在二十大召開前幾天才被匆匆宣布終止十九大代表資格和「撤消黨內職務」中央候補委員李佳等人,就應該相信即將召開的三中全會上是無法迴避對秦剛、李尚福,以及李玉超和徐忠波這四個二十屆中央委員的黨紀處理的。

本專欄的前一篇文章《二十屆三中全會遲遲不開,是因為經濟還是人事?》已經分析過了政治層面的從今年下半年開始接連發生的外交和軍隊系統的高層人事翻車,或許是導致本應在今年秋季召開的二十屆三中全會至今仍沒有動靜的主因。道理就在無論是目前已經沒有了任何行政職務的外交系統的秦剛,還是軍隊系統里目前還是中國共產黨中央軍事委員會委員的李尚福,以及已經被內部宣布分別撤消了火箭軍司令員、政委職務的李玉超、徐忠波等人,都是在去年的二十大「當選「的中央委員,三中全會如何能避開他們的問題?

說起來,在如上四人「當選「(或連任)中央委員才一年時間就又要撤消他們的中央委員職務,對習近平政權來說,實在尷尬。過去多少年來,趕在黨的某屆全國黨的代表大會召開的次年即把才」當選「不滿一年的中央委員給予處分的情況好像只發生過一起,但也只不過是針對一個人。一次就高達至少四人之多的情況是從未出現過的。

回想2008年10月12日閉幕的十七屆三中全會的公報內容之一是「全會審議並通過中央紀委關于于幼軍同志問題的審查報告,決定撤銷于幼軍中央委員會委員職務,確認中央政治局今年9月5日做出的給予其留黨察看兩年處分「。

這個于幼軍和習近平同齡,是在2012年中共十七大召開前夕被宣布擔任文化部黨組書記、副部長。並在此基礎上被安排為十七屆中央委員,據說是當時的總書記胡錦濤親自提名。當時的外界輿論自然認為這是在為2008年3月國務院換屆鋪路,而且在2008年3月5日開幕的十一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上,他確實也已經坐到了「部長列席區」。

然而,當月17日出台的國務院組成人選名單上,文化部長不是于幼軍而是時任中宣部副部長兼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主任蔡武。一時間,有關于幼軍的負面傳聞四起,以致官方新華網3月13日特別在首頁用黑體字標題,推出「新華博友透露:于幼軍未被免職仍是文化部黨組書記」的消息;隨後中組部副部長又到文化部宣布,于幼軍繼續擔任部黨組書記、副部長。

接下來的故事是,正在輿論界普遍相信文化部是實行了「雙首長」制,所以才有了兩個當屆中央委員分別擔任部長和黨組書記的時候,隨即而來的內部消息證實,正是在當屆全國人大剛剛召開的那幾天裡,中紀委接到了舉報于幼軍的「揭發信「。於是中組部請示胡錦濤之後,做出了先讓蔡武出任文化部長行政職務,讓于幼軍停留在部黨組書記職務上等待中紀委」情況落實「的結果的決定。

而當時之所以決定先安排蔡武出任文化部長,考慮因素之一是此人當時已經64歲,如果于幼軍的被揭發材料能夠被中紀委判定「查無實據「,那麼一年之後于幼軍即可自然接替「因年齡原因退居二線」的蔡武。 

但是,于幼軍終於還是未能逃過一劫。其十七屆中央委員的職務只擔任不足一年時間。

說起來,這位于幼軍是中共「反腐」史上先後落馬的幾十位在任或退位中央委員中最傳奇,最有「故事」的一個。單說他被審查和處分的經過,首先他是開始接受內部審查之後唯一個被官方宣布仍然擔任着黨內職務的方式對外「闢謠」,以維護其聲譽的一個。其次則是唯一一個雖然最終還是被宣布了黨紀處分,但對於他的「問題審查報告」中卻不公布任何所犯錯誤之內容的。不可謂不草率。

事後,當于幼軍被留黨察看處分的兩年察看時間完成,不久即以副部長級待遇的國務院南水北調辦副主任職務身份得以復出工作之後,才有內部傳出的消息說,2008年9月召開的那次政治局會議上,就是因為不希望即將召開的十七屆三中全會因為完不成于幼軍問題的處理決定而延期,所以當時的中紀委被要求在問題根本沒有查清的情況下根本未給于幼軍本人申辯的機會和時間就草草結案。這就是為什麼三中全會之前根本就沒有宣布過對于幼軍立案審查的決定,三中全會上就突兀地宣布了的中紀委「審查報告」中完全不敢有具體內容。

回想當年的于幼軍的被處分細節,再看如今二十屆中央委員里的秦剛和李尚福等軍方三人,二十屆三中全會的遲遲不開,除了因為對他們各自問題的調查、落實要假以時日,從具體時間安排上來看,為了讓習近平到美國舊金山當面向美國總統拜登遞送「中國願意同美國做夥伴、做朋友」和目前並沒有武力進犯 台灣的時間表的橄欖枝,三中全會自然不會是今11月份的當務之急。

按照中共官媒的預報,從舊金山返回北京的習近平將於本月21日晚在北京出席金磚國家領導人巴以問題特別視頻峰會並講話。此後的習近平似乎暫無出訪計劃,所以本月底的政治局例會應該不會因「故」取消。而本月底的政治局例會若能如期舉行的話,會上宣布三中全會的召開時間仍然還會趕在今年之內,那怕是12月月底,是很有可能的。

筆者在我們本專欄上篇文章的結尾假設了如果秦剛的問題最終只被落實在 「紀法道德操守缺失」一個方面,那麼未來或者還能夠保住黨籍,但即便如此,他的二十屆中央委員職務肯定會在未來的二十屆三中全會上宣布撤消(終止?)。

筆者傾向於相信如今已經被分別撤消國務院領導職務和軍內職務的李尚福、李玉超和徐忠波三個無疑都是因為嚴重辜負了習近平曾經對他們寄於的充分政治信任而令習近平憤怒不已,因而會在被軍法制裁之前先被「雙開」,即開除黨籍、開除軍籍同時剝奪上將軍銜。但為了分析問題的方便,我們這裡不妨假設他們都不是犯罪而僅僅是犯下嚴重錯誤,那麼僅僅從他們已經被分別免去了才擔任時間不長的國務院領導職務和軍內重要職務的表面跡象看,應該沒有連個留黨察看的輕處分都不受的可能。而凡是被處留黨察處分的在位中央委員和候補委員,都是要被清除出中央委員會的。甚至更有連個留黨察看的處分都沒有背上,但也因為犯了錯誤而只是被處以「撤消黨內職務」處分而被從當屆中央委員會中剔除的。較為典型的是第十九屆中央候補委員,時任山西省政協原黨組書記、主席李佳。

1961年出生的李佳從2011至2018年初一直擔任着內蒙古自治區政法委書記職務,期間有時是以自治區黨委副書記身份兼任政法委書記,並在此職務上被連續安排為十八和十九屆中央候補委員。十八大召開時他才51歲,足見當時被中央看好的程度。

到十九大召開時,李佳雖然連任了中央候補委員,但具體職務仍還在內蒙古自治區黨委副書記和政法委書記任上徘徊。於是中組部給了他一個可以享受正省部級待遇的職務,自治區政協主席。而後又平調為山西省政協主席。

202年8月2日,山西省政協宣布「免去李佳同志政協第十二屆山西省委員會主席職務」,當月24日,第十三屆全國政協常務委員會第二十三次會議「決定追認關於撤銷李佳同志第十三屆全國政協委員資格」。兩天後,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發表消息說:經中共中央批准,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對第十九屆中央候補委員,山西省政協原黨組書記、主席李佳嚴重違紀違法問題進行了立案審查調查。……決定給予李佳同志撤銷黨內職務處分;由國家監委給予其政務撤職處分,降為副省部級;按規定調整其享受的待遇;終止其黨的十九大代表資格;收繳其違紀違法所得。給予其撤銷黨內職務的處分,待召開中央委員會全體會議時予以追認。 

去年年10月12日,也就是離中共二十大召開只有4四天的時間,中共十九屆七中全會宣布「確認中央政治局之前做出的給予李佳撤銷黨內職務處分」。 

這裡特別提請注意,就是這個李佳在被免政協領導人職務、和撤消政協委員的政務處分的基礎上,黨內處分僅僅是終止十九大代表資格和「撤消黨內職務」,事實上比「留黨察看」的處分還要輕一檔。但就是這樣,也不能讓他的黨的十九大代表的資格和十九屆中央候補委員職務以任屆期滿的方式自然結束。

對比一下本專欄上篇文章中已經介紹過的十九屆中央委員肖亞慶,就會發現雖然肖亞慶的被審查的時間過程和李佳被審查的時間過程相差不多,但對肖亞慶就沒有趕在二十大召開之前,也就是十九屆中央委員的五年任期即將屆滿的時候宣布對他的黨內處分,就是因為二十大召開之前的中央政治局已經內定了對他肖亞慶的黨內處分是最重一檔的開除黨籍。故沒有必要趕在二十大召開之前去撤消他的黨內職務了。

如此說來,在中共二十大上「當選」中央委員才半年多時間就陸續「出事」的秦剛也好,李尚福、李玉超及徐忠波也好,無論日後的黨內的最終處分有多輕,都逃脫不了被踢出二十屆中央委員會的命運。

當然,有一種可能是三中全會的召開時間總不能一拖再拖,而拖到習近平當局終於認為不能再拖的時間,如上四個二十屆中央委員中的全部或者其中的某一、兩個人的問題還沒有完全查證落實,故無法做出對其進行的黨內處理的終極處分的決定情況存在,那麼對其採取薄熙來模式的可能性也不是沒有。

這裡說的所謂「薄熙來模式」就是黨內處分兩步走。第一步是終止其中央委員(政治局委員)職務。第二步才是黨紀和政紀(軍紀)的終極處理。

2012年4月10日,新華社發表了所謂「受權發布」的重大新聞:鑑於薄熙來同志涉嫌嚴重違紀,中央決定,依據《中國共產黨章程》和《中國共產黨紀律檢查機關案件檢查工作條例》的有關規定,停止其擔任的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委員職務,由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對其立案調查。

請注意,這裡雖然點明了是「涉嫌嚴重違紀」,但仍然稱其為同志。

5個多月後,2012年9月28日召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宣布決定,給予薄熙來開除黨籍處分和開除公職處分;將其涉嫌犯罪問題及犯罪問題線索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

繼而,2012年11月4日召開的七中全會上對此給予確認。

按照中共相關組織規定,被開除黨籍者只要沒有被同時宣布「將其涉嫌犯罪問題及犯罪問題線索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那麼不會有被開除公職(軍籍)者的飯碗不保的下場,比如上次節目中介紹了的肖亞慶。

如此說來,秦剛的未來除了我們上篇文章結尾中假設的最好下場,中間下場就是開除黨籍但不被「移交司法」,所以仍能保住公職人員的飯碗。最次下場當然就是秦剛進秦城了。

至於軍方的李尚福等三人,未來的下場沒有道理會比秦剛來得輕。最大的可能都是開除黨籍、軍籍,取消上將軍銜以及移交軍事法庭。

依照以往的規律,李尚福因為是國務院的副國級,以及中央軍委委員級別,所以日後對他的軍法處理結果應該會公之於眾。

前例之一是前中央政治局委員兼中央軍委副主席郭伯雄,此人於2015年4月9日被中共中央先在內部宣布進行組織調查,但此事當時對外並沒有公開。直到7月30日,中紀委網站才公開宣布,郭伯雄涉嫌受賄犯罪,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已決定將其開除中共黨籍,移交最高檢察院授權軍事檢察機關依法處理。一年之後,郭氏被中共對外宣布判處無期徒刑。

再比如2017年8月即被免去解放軍總參謀長職務的房峰輝,在十九大上自然中止了其中共中央軍委委員職務,但在2018年1月9日他被公開宣布因涉嫌行賄、受賄犯罪,被移送軍事檢察機關時,仍然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軍委委員。接下來,中共發布了開除房峰輝黨籍,以及「移送審查起訴」的決定。繼而在2019年2月20日,軍事法院公開對外宣布了對房峰輝處以無期徒刑的消息。

至於火箭軍的兩位,很可能會在被宣布開除黨籍和軍籍之後,永不被宣布軍事法庭宣布結果。就如同原武警部隊司法員,在十八屆中央委員和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副參謀長軍職位置上落馬的王建平一樣。 

(全文轉自自由亞洲電台)

猜你喜歡

編輯推薦

瀏覽最多

彭帥被刪微博全文

米蘭  2021-11-04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