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奢侈品牌靠JobKeeper維持形象 賺滿缽

Ruby Zhang
2021-09-10
image
示意圖(Getty Images)

據悉尼晨鋒報報導,提交給企業監管機構的財務記錄顯示,世界上一些最大的奢侈品牌在享受巨額利潤的同時,還將超過1000萬澳元的JobKeeper補貼納入囊中,聯邦政府面臨巨大的JobKeeper合規審查壓力。

去年3月推出的疫情工資補貼JobKeeper總額高達880億澳元,是聯邦政府有史以來實施的最大的經濟支持計劃。要符合領取條件,企業營業額至少下降30%。然而,議會預算辦公室的分析表明,至少130億澳元被支付給最終收入增長的公司。

 時裝品牌Gucci截止2021年6月底的財報顯示,它領取了475萬澳元的JobKeeper,儘管銷售額下降了36%,但其銷售成本下降得更多,下降了51%。最終其利潤反而增長了4.75%,達到1460萬澳元。除了JobKeeper,Gucci還獲得了超過100萬澳元的租金優惠,使其商業租金支出減少了一半以上。

擁有卡迪亞、萬寶龍和伯爵等品牌的瑞士奢侈品巨頭歷峰集團(Richemont )領取了400萬澳元的JobKeeper,但在截至2021年3月底的12個月中,其利潤激增1300%以上,達到1100萬澳元。它還向其母公司支付了800萬澳元的股息。

歷峰集團的董事Francois Bach和Charles Els表示,由於封鎖關閉商店,零售和批發收入有所下降,但影響被網絡銷售更強的業績所抵消。

工黨前座議員Andrew Leigh表示,當人們被要求勒緊褲腰帶的時候,看看誰一邊拿着JobKeeper,一邊大把賺錢,是非常合理的。

內政部長Karen Andrews周一(6日)也表態,領取JobKeeper後盈利的公司應該考慮償還補貼。

 但也有一系列奢侈品零售商領取了JobKeeper,收益卻出現下降的。如珠寶商蒂芙尼獲得了454萬澳元的補貼,卻報告了670萬澳元的虧損,主要由於其支付的稅收金額增加了一倍。

目前,澳州總審計長正在審查 ATO 管理和監督JobKeeper計劃的有效性,以及它為保護 JobKeeper 公正性而採取的措施。

稅務專員Chris Jordan正面臨來自參議院的壓力,要求其列出營業額超過 1000 萬元但仍獲得 JobKeeper 的僱主名單。 該清單還將包含每家公司的薪酬水平。

猜你喜歡

編輯推薦

中國A股慘綠 上證失守三千點大關

自由亞洲電台  2024-06-25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