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大預判:習連任 汪升總理 李不裸退 無接班人

鄧聿文
2022-09-22
image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圖:Julian Finney/Getty Images)

距離中共二十大的舉行還有不到一月,在兩次政治局會議以及習近平出訪中亞後,我想現在沒有多少人會懷疑他不能連任了。那麼關於二十大有哪些值得關注的事項,儘管這段時間談的人很多,我也提出我的看法和推測。

第一個事項,中共二十大的政治主題會是什麼,我認為很可能是以中國式現代化推進中國的復興,對未來五年乃至十年如何建設中國式現代化做出規劃和部署。有幾大跡象顯示了這一點。

一是前不久《求是》黨刊發表了習去年在十九屆五中全會關於經濟發展新格局的講話,該講話對中國式現代化作了闡述,指中國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具有許多重要特徵。世界上既不存在定於一尊的現代化模式,也不存在放之四海而皆準的現代化標準。中國所推進的現代化,既有各國現代化的共同特徵,更有基於國情的中國特色;既切合中國實際,體現了社會主義建設規律,也體現了人類社會發展規律。要堅定不移推進中國式現代化,以中國式現代化推進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不斷為人類作出新的更大貢獻。

二是在今年7月舉行的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關於二十大的專題研討班的講話中,習又表示,在新中國成立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的長期探索和實踐基礎上,經過黨的十八大以來在理論和實踐上的創新突破,中共成功推進和拓展了中國式現代化。世界上既不存在定於一尊的現代化模式,也不存在放之四海而皆準的現代化標準。中國推進的現代化,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必須堅持以中國式現代化推進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既不走封閉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幟的邪路,堅持把國家和民族發展放在自己力量的基點上、把中國發展進步的命運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這兩個講話均談到中國式現代化,要以中國式現代化推進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人民日報7月還以本報評論員的名義就中國式現代化發表了一篇評論,題目就是「以中國式現代化推進中華民族偉大復興」。8月政治局會議宣布20大10月舉行的新聞報導中,亦有「繼續紮實推進全體人民共同富裕,繼續有力推進黨的建設新的偉大工程,繼續積極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為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全面推進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而團結奮鬥」的表述,而中國式現代化的內涵,包括「共同富裕」、「黨的建設」、「人類命運共同體」等。

習為什麼要把中國式現代化作為二十大的主題?在我看來,是因為中共如果走出一條中國式現代化道路,就可以宣稱,它打破了西方壟斷的現代化標準,為人類探索出一個有別於西方普世價值的、適合於廣大發展中國家的現代化發展模式。而習顯然認為,在他的領導下,中共能夠做成這個事。以此回應外界包括黨內對他連任的質疑。所以,習很可能在他統治的第二階段,要高舉中國式現代化的標識,作為其連任的合法性依據。

第二個事項,黨代會上中共領導層會有什麼變化。對此我的判斷是,現有的政治局七常委格局會保留,「七上八下」的所謂規矩也會保留,但在某些習認為的重要領域和系統,如外交系統,如果沒有合適人選,也有可能破除這個規矩。

習會把自己的親信和信得過的人安排進政治局,並占據大多數關鍵職位,但是也會把政治局的一部分名額和少數重要崗位分配給其他派系,以顯示中共這個最重要機構的權力來源多樣化而非他一家獨占。從比例上說,政治局習氏人馬至少要占到六成以上,軍隊、政法公安、組織、宣傳、反腐敗等系統要有習的親信和信得過的人掌控。

習暫時還不會指定接班人,也不會把總書記改為黨主席制。儘管黨主席形式上的權力要比總書記大,但習的總書記權力含金量已經達到黨主席這個職位應有的程度,他沒有必要在二十大改;還因為如果改黨主席制,誰做總書記大概率就是接班人,而習現在還沒有想好這個問題,他不會在二十大指定接班人。

總理人選,汪洋的可能性要大過胡春華。原因在於,汪的資歷和能力要強過胡,汪和鄧小平時代的改革派的聯繫與資源也要超過胡;如果經濟建設重新成為黨的工作中心,習會需要一個既然執行他的意志又能幹的總理,汪會是一個更合適的人選;胡成為總理,其黨內排名要超過現有的三位常委,這不符合中共論資排輩的傳統,雖然習打破了很多規矩,但要胡越過三位常委的可能性還是不大。

李克強不會裸退。因為李裸退與否不是李個人能決定的,如果李裸退,映襯習戀權,所以習會以黨的名義要求李不能裸退,李在二十大的角色是黨內排名老二的人大委員長。

上述人數安排是正常的邏輯預測,也有另一種可能,即「七上八下」的規矩被習廢除,政治局及其常委會完全被習所控制。但這應該還是一個小概率事件。第三個事項,二十大後中共會有什麼樣的政策變化或優先舉措,我的看法是:

經濟方面,鑑於經濟是做好各項事情的基礎,以及中國目前糟糕經濟狀況,為避免經濟持續下行對民生的衝擊造成某種不可控的後果,中共在黨代會後很可能重新把經濟作為其中心任務,一定程度上放鬆對資本的管控,減少折騰。

國內政策方面,共同富裕是習的施政目標,也是中國式現代化的重要內容,未來五年中共會在國民的收入分配上加大調節力度,有可能會出台收入分配改革方案。國內政策的另一重點是做實全過程民主,強化全過程民主的宣傳攻勢,從而中共就能宣稱是民主執政,中國是民主國家,和西方爭奪民主話語權。至於中國民眾關注的動態清零,最快今年年底,最慢明年兩會後應該會取消,主要取決於全球疫情在今年冬天的變化以及中國經濟未來幾月會不會有所好轉。但不管怎樣,這一政策的荒謬性越來越顯現,民眾接受的程度越來越低。

至於反腐,習會保持目前的力度,至少不會強化,甚至有可能弱化,因為他要讓官員和衷共濟,集中力量搞建設。繼續大力反腐會讓官員躺平,這是習不願看到的。

外交政策方面,會延續目前的態勢,重點在三個層次:一是儘量保持對美斗而不破的局面,但是不會對美抱有任何幻想,會做好和美國攤牌的各項準備,如果兩國最後不得不攤牌的話。二是台灣問題依然是外交的重中之重,在台灣問題上會反守為攻,提出新的對台方略,制定一國兩制的台灣方案,加強統一台灣的準備和部署,圍台軍演後,中國事實上進入了以武逼統模式,台海戰爭有可能在未來五年發生,假如美台關係取得更深突破的話。

三是和俄羅斯深度結合,兩國組成事實上的同盟關係;同時通過一帶一路,加強和東盟、中亞與中東、非洲、南太島國、南美的經濟合作,在第三世界國家尋找和擴大潛在的反美力量。

(※作者為獨立學者/中國戰略分析智庫研究員,全文轉自上報)

發表評論

您的郵件地址未經允許不會泄露給第三方。

猜你喜歡

編輯推薦

這是北京,你看誰慫了?

三姐  2022-11-29

瀏覽最多

彭帥被刪微博全文

米蘭  2021-11-04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