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上海還慘的那些城市不應被遺忘 有的封城超過百天

劉悅
2022-04-21
image
封控示意圖。(圖:看傳媒)

上海封城超過3周,引發海內外強烈關注。網上鋪天蓋地的都是上海居民求助的信息。但除了上海之外,中國還有多個城市飽受封城之苦,因為其影響力不夠,不被外界關注。近日微信公號文章《那些發不出聲音的地方》引發關注,作者在文中呼籲,希望人們能將目光放在除上海之外,在社交媒體上無法獲得大量熱度的城市,因為那些城市被封得更慘。

4月16日,微信公眾號維舟發布文章《那些發不出聲音的地方》。作者在文章的開頭稱,很多讀者跟他說:「其實我一直在等你寫寫我們吉林,很失望,到現在也沒能等到。並不是只有上海人在受苦,我們這種小地方甚至更慘烈,只是外面不知道。吉林全省人口跟上海差不多,但發不出聲音,在網上甚至都求不到一個熱搜。我們也是人,為什麼就只能默默忍受,自生自滅?」

對此,作者解釋道,其實他也在一直關注吉林的疫情,但是由於當地的信息來源太少,有用的公開報導甚至更少,缺乏諸多可靠的細節,也寫不出什麼東西來。

文章稱,上海有許多錄音傳出,包括市民打給疾控中心專家的、向居委會投訴的,還是跟防疫人員對話的。但是,一位東北朋友和他說:「吉林被封了那麼久,你有看到什麼錄音嗎?沒有,別說是你,連我都沒看到。」

文中還稱,在長春宣布「社會面清零」前夕,有一位當地的朋友告訴他,目睹周圍人的困苦,讓自己很抑鬱。這位朋友說:「吉林的疫情要比報道中能看到的嚴重得多了,身在其中,憤之、潰之、愧之。這次吉林的疫情,對比過去,看現在、想未來,似乎沒有改變的可能。」

文章表示,很多人關注點不是受苦本身,而是發現上海人哪怕封城受苦了,得到的關注仍然多得多。網友譏諷這種不平等:上海人並不見得是最苦,只是叫得最響,結果得到了不相稱的關注。

作者認為,所有人都一起平等地忍受,其實並不能讓事情變得更好。他在文中稱:「此時此刻,最重要的是要意識到:我們每個人都不應受這樣的苦,而要推動改變,就必須儘可能地發聲」。「發聲的目的,不應該只是訴說一下委屈,之後卻什麼也沒發生,又或者,只是得到大家長更好的關愛,而應該是推動改變……當然,這也不是光靠上海能做到的,這需要我們每個人的吶喊。」

部分被封城市傳出來的消息

吉林是此次中國疫情的重災區,吉林自3月12日起封省,有的小縣城哪怕在此後一個月間從未有過病例,也依舊封城,社會生活全部停擺。然而,在網上幾乎看不到從這些地方傳出的消息,仿佛就是輿論場上的黑洞。

吉林封城後衍生的人道災難並不比上海少,但由於熱度不夠,很多求助帖淹沒在網絡中。直到3月31日,網上一段視頻稱,吉林省松原市王宓服務區因高速封閉,一名貨車司機疑似被困車上20多天沒吃東西,最終猝死在車裡。這一悲慘而離奇的死亡一度引發了公眾關注,但沒有後續報導,吉林很快又被「遺忘」。

4月9日,網傳長春蓉橋壹號住戶居民王某在業主群里號召進行「敲盆行動」,但她隨即等來的不是物資,而是被治安拘留七天並被處以300元罰款,理由是「在政府保障生活物資的情況下」,「意圖向政府施壓,性質惡劣影響嚴重」。

雲南瑞麗被稱作最慘的城市:在過去的一年裡,瑞麗經歷9次封城,總計長達160天。沿邊村寨每個村口都設置了卡點嚴禁出入,許多村民已有將近一年沒出門了。他們咬緊牙關,至今沒一例外溢出省。在此期間,居民們做了幾百次核酸,直到現在仍動彈不得。

黑龍江綏芬河已經悄無聲息地封鎖60天了。這個小城市因為雞東縣人民醫院外科醫生時軍自殺而被外界短暫地關注到。當時,時軍接診了一名來自綏芬河的患者(此人冒用其母的核酸陰性報告矇混過關),導致疫情在縣城擴散,事後他作為直接負責人,屈辱地戴着手銬腳鐐在醫院做體檢。由於不堪受辱,他用牙刷挑斷自己股動脈自殺。

廣西東興是一座與越南只有一河之隔的邊境小城。幾天前,網上有人呼救:「我們廣西東興市是被遺忘了嗎?經歷兩次疫情,這一次疫情已經40多天過去了,還有新增,我心態崩了。不能復工復學復產,每天呆在家中,分不清今天是星期幾。……外面真的有人知道我們這個城市嗎?知道我們被封了這麼久嗎?」

跟上海浦東同一天封城的安徽淮南市(3月28日)至今仍在封鎖之中,居民們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壓力。但作為一個小城,很少有人知道這裡的真實情況。

猜你喜歡

被打碎的一段記憶

木南  2024-01-22

編輯推薦

瀏覽最多

彭帥被刪微博全文

米蘭  2021-11-04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