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性侵者遭判重刑 上海小紅樓圈養性奴案再掀熱議

李妙菡
2021-12-05  更新: 2021-12-12
image
上海小紅樓內部。(圖片來源:網絡)

履新中國上海市松江區法院院長、黨組書記才兩個多月的張錚日前落馬,其主審的上海「小紅樓」涉黑案件再次引發輿論熱議。12月3日,上海「小紅樓」案相關微博話題和知乎問答分別被禁止搜索和刪除。

12月3日,知乎問答平台上有關「上海紅樓案 一案兩判為哪般?」的話題遭到刪除。網友在該問答中質疑判案的公正性:「一個被剪了輸卵管不能懷孕的,因為被迫成為趙富強的幫凶,參與組織陪侍,被判14年6個月,超過了幾個官員的總刑期。」

該名網友質問道:「更加不可想象的是,這些受害女性千難萬險,終於徹底擺脫了趙富強的控制,終於不再經受趙富強摧殘,卻統統被打入大牢,不知道何年何月能夠重見陽光。相反,那些充當保護傘的官員,不是免於起訴,就是量刑畸輕。」

不過,相關內容已經從知乎平台上被刪除。

上海小紅樓案
(圖片來源:網絡)

微博上多個有關「小紅樓」案的微博話題,則因「根據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話題頁未予顯示。」

上海小紅樓案
(圖片來源:網絡)

 

上海小紅樓案
(圖片來源:網絡)

 

上海小紅樓案
(圖片來源:網絡)

 

上海小紅樓案
(圖片來源:網絡)

另有微博網友爆料稱,微博以「被上海廣播電視台投訴侵犯名譽權」為由,將自己在12月2日發布的兩篇與「小紅樓」案相關的文章遭到微博刪除。

上海小紅樓案
(圖片來源:網絡)

11月1日晚,上海市紀委監委官網發布消息:上海市松江區法院院長、黨組書記張錚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上海市紀委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履新僅兩個多月的張錚落馬,其擔任審判長主持審理的兩起大案引發公眾關注,其中一例為全國掃黑辦掛牌督辦的「小紅樓」涉黑案件。

綜合大陸媒體報道,2020年8月17日至21日,上海二中院對檢察機關指控趙富強等38名被告人犯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強姦、組織賣淫、詐騙、強迫交易、受賄、行賄等罪一案進行了開庭審理。不過,法院以涉及個人隱私為由,未公開開庭。

上海二中院的一審判決認定,「在楊浦沒有辦不成的事」的滬上「小紅樓」主人、上海譽升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趙富強為長期控制女性,滿足個人淫慾,以招聘總裁助理為誘餌,採取在聘用合同中默認陷阱、不斷灌輸淫穢思想等手段玩弄女性;通過當眾侮辱、肆意毆打、限制自由等手法殘害女性。

判決書記載,僅2012年至2019年6月間,趙富強組織從事的房屋租賃業務遍布上海市9個區,地址涉及1300餘處,獲利共計9.7億餘元(人民幣,下同)。2014年6月至案發,該組織利用上述手法實施詐騙罪84起、強迫交易罪15起、敲詐勒索罪4起、尋釁滋事罪5起。

趙富強因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強姦、詐騙和尋釁滋事等10宗罪,一審被判死緩並限制減刑,其他37名被告人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2年6個月至20年不等,其中趙富強的多名前妻或與趙富強育有子女的女性也獲刑8年半至20年不等,另有多名上述女性的親友被判刑。

上海小紅樓
圖為上海小紅樓主人趙富強。(圖片來源:網絡)

上海「小紅樓」涉黑案件也引發上海市楊浦區政法系統「地震」。為趙富強充當「保護傘」的楊浦區委原常委、政法委原書記盧焱,以及楊浦區法院原院長任涌飛,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17年和7年6個月。

涉及此案的楊浦區多名國有企業工作人員、派出所警察、工商所人員均獲刑1年半至10年半不等。

趙富強等人上訴後,2020年12月30日,上海市高級法院終審維持原判。

海歸女大學生被騙到小紅樓賣淫 無處可逃

其實,趙富強涉黑案早在2017年就被曝光。上海「小紅樓」位於楊浦區許昌路632號,被趙富強改名為創富大廈。美國海歸女大學生陳倩通過招聘信息到創富大廈應聘運營專員,結果遭到趙富強欺騙,被迫賣淫。但創富大廈戒備森嚴,到處都是門禁和保安,令陳倩無處可逃。

上海小紅樓
上海小紅樓外部。(圖片來源:網絡)

據知情人透露,「小紅樓」的一樓為保安和財務室,4樓以上為核心員工和女性的宿舍,樓內電梯和不同房間都安裝有刷卡門禁,外人如要進入,還需保安聯繫趙富強。樓內暗藏了許多監控攝像頭,當事人被拍攝發生性關係的照片、視頻。這些照片和視頻既是趙富強的癖好,也是趙控制女性的手段。

上海小紅樓
上海小紅樓公關小姐的宿舍。(圖片來源:網絡)

2017年底,陳倩遭到趙富強強姦後,被允許去銀行領取補償費。陳倩通過銀行櫃員報警,並曝光了趙富強在創富大廈圈養性奴、賣卵、為政府官員提供小姐等罪惡。不過,趙富強帶着陳倩母親趕到警局,最終此案以家庭糾紛的名義撤案。

據悉,陳倩因逃跑遭到毆打,並因過度取卵患上嚴重的腹腔積水,失去生育能力。

2018年11月,趙富強的其中一位妻子崔茜及其母親向上海市紀律檢查委員會、上海市監察委員會實名舉報趙富強強姦殘害女性,以及錢色行賄幹部,但並沒有得到重視。2019年1月,崔茜又向楊浦公安分局報案,稱自己遭到趙富強強姦,要求離婚。

據稱,崔茜因為遭到趙富強暴露取卵,患有嚴重抑鬱和焦慮症。

2019年上半年,楊浦區委政法委書記盧焱通過楊浦分局副局長岑宏權了解到趙富強已經被楊浦分局立案調查的情況後,便向趙富強通風報信。2019年5月15日上午,盧焱在辦公室告知趙富強,當局有人準備立即抓捕趙的消息,並勸說趙儘快離開上海。趙富強當晚帶着三名女性開車逃回江蘇泰興老家。2019年5月16日下午1點左右,警方在泰興將趙富強等人逮捕。

此時正值掃黑除惡專項鬥爭期間,「小紅樓」涉黑案件的「保護傘」相繼被查,上海「小紅樓」案才被法院審理。

上海小紅樓
圖為上海小紅樓內景。(圖片來源:網絡)

不少網友針對此案發表自己的看法說:「什麼叫組織賣淫?不是強迫賣淫嗎?這裡面那麼多被囚禁被壓迫被強姦被取卵的女性都無人關注嗎?主犯死緩,公職人員強姦判一年半?犯罪成本這麼低嗎???」

「上海小紅樓案的細節公布之後,看得每一個女人心驚膽戰。對於女人來說,哪裡是安全的?」

還有網友爆料上海「小紅樓」案的內幕:「趙富強的第一個小姐就是他自己的妻子,後面的妻子林某,扭曲變態到成為趙富強管理小姐的監工,變成了最殘忍歹毒的老鴇。」

「被趙富強從農村弄來的小姐,有些是有丈夫的,這些丈夫到了小紅樓,就被僱傭成了打手和監工,監視着自己的妻子和其他女人賣淫、賣卵、給趙富強等人代孕。」

Comments are closed.

猜你喜歡

編輯推薦

給美國青年一份訪華手冊

胡平  2024-03-01

再論習李蔡中央「三人幫」

鄧聿文  2024-02-29

瀏覽最多

彭帥被刪微博全文

米蘭  2021-11-04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