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核科幻背後的人性浪漫—《星際穿越》

曉宇
2020-02-25  更新: 2020-07-01
image
《星際穿越》之所以能夠成為一個「現象級」的科幻電影,就因為其中對於科學理論儘量忠實的視覺體現。(圖片來源:Adobe Stock)

好萊塢着名導演克里斯托弗.諾蘭(Christopher Nolan)執導的科幻電影《星際穿越》,2014年在全世界上映後迅速成為一部「現象級」電影,引發了人們探討科幻電影,乃至理論物理學的熱潮。這部電影成功地將「黑洞」、「蟲洞」等雖然早已被大眾所熟知,但卻學問高深的物理學名詞巧妙地融入故事情節中,使之走進大眾視野,並儘量真實地展現這些場景。電影中既包含了切實的科學發現,成熟的科學理論,也有基於目前理論所做的合理猜想,有距離目前人類物理學知識很大距離的推測,更有為了電影的視覺和敘事效果而做的「不科學」的妥協。 

電影製作者們構思到的這個故事設定在一個反烏托邦的近未來:那時糧食因為枯萎病無法生長,人類處於滅絕的邊緣。人類不再像從前那樣仰望星空,放縱想像力和靈感的迸發,而是每日在沙塵暴的肆虐下倒數着所剩不多的光景。在家務農的前NASA宇航員Cooper(馬修.麥康納飾)接連在女兒Murphy(麥肯吉.弗依飾)的書房發現奇怪的重力場現象,隨即得知在某個未知區域內前NASA成員仍秘密進行一個拯救人類的計劃。多年以前土星附近出現神秘蟲洞,NASA藉機將數名宇航員派遣到遙遠的星系尋找適合居住的星球。在Brand教授(邁克爾.凱恩飾)的勸說下,Cooper忍痛告別了女兒,和其他三名專家教授女兒Amelia .Brand(安妮.海瑟薇飾)、Romilly(大衛.吉雅西飾)、Doyle(韋斯.本特利飾)搭乘宇宙飛船前往目前已知的最有希望的三顆星球考察。他們穿越遙遠的星系銀河,感受了一小時七年光陰的滄海桑田,窺見了未知星球和黑洞的壯偉與神秘。在浩瀚宇宙的絕望而孤獨角落,總有一份超越了時空的篤定情懷將他們緊緊相連…… 

《星際穿越》不僅僅是一部非常優秀的科幻電影作品,更像是一部披着科幻外衣的親情片。在硬科幻的外殼下,包裹着的是人類最柔軟的感情。得益於擔任影片首席科學顧問的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基普.索恩(Kip Thorne),影片中的所有場景都根植於實實在在的科學與合理推論,建立在事實,有根據的猜測和合理猜想的基礎之上。加州理工學院的理論物理學家約翰.普雷斯基(John Preskill)就回憶了在2006年,索恩為了設置電影中的科學場景,在加州理工學院召集過一個會議,其中包括了物理學家、太空生物學家、行星學家和心理學家。正因為有如此多的科學家的參與,才讓《星際穿越》在物理學的約束之下不僅視覺效果驚人,描述宇宙中各種極端罕見的場景非常準確。在堅持嚴謹性的同時,諾蘭高超的敘事能力又將這些略顯硬核的科學知識拆散、融入電影情節中,從而使一般觀眾也能非常容易地理解這些知識,讓影片的故事具有很高的娛樂性和情感代入。 

《星際穿越》之所以能夠成為一個「現象級」的科幻電影,就因為其中對於科學理論儘量忠實的視覺體現。電影中對於卡岡圖雅黑洞的展示,是迄今為止最為準確的描述。在快速旋轉的巨型黑洞的周圍,圍繞着一圈熾熱明亮的物質,同時由於黑洞的引力作用,使經過它的光線也發生偏轉,造成引力透鏡現象。這使得人們在遠處觀察黑洞,會看到在一個接近圓形的黑洞周圍有一個幾乎對稱的光圈,這些現象,都在電影中得到了忠實的體現。影片以宏大壯闊的場面向觀眾展示了星際空間的廣闊無垠和人類在面對宇宙未知時的弱小與無助。當Cooper一行人為了拯救地球上的人類面向廣闊的星海時,在萬千星座化成的密密麻麻的光斑中除了宇宙的深邃和黑暗的無際,就只剩下無助和勇往直前了。而在展現了一種非常嚴謹的科學精神的同時,影片又給故事情節和人物賦予了非常強烈的人文情懷。諾蘭盡其所能拍出了觸手可及的科幻,硬核又充滿人性。 

Love is the one thing that transcends time and space.   只有愛可以穿越時空。

在這部影片裡,諾蘭非常浪漫地把愛想像成了如同引力一樣的,能夠穿越時間和空間的存在。確實有不少人覺得在一部科幻電影中談愛未免顯得有些幼稚,與浩瀚宇宙相比,人類只不過是不能再微小的存在,在逃離家園,尋求一線生機的生死時刻,愛又有甚麼意義呢?但不可否認的是,以人類視角來看,愛的確是維繫我們生存的必要條件。還有人在相信愛,還有人在努力踐行愛。縱使人類的認知能力和實踐能力有限,但是人類卻用我們獨有的愛創造着奇蹟。諾蘭試圖告訴我們的,不僅僅是宇宙多麼廣闊,人類多麼渺小,而是在這樣廣闊無垠的宇宙中,一個物種因為愛,完成了自我的拯救。從戲劇意義上來說,這種凝聚了愛的感情,就如同引力一樣,同樣穿越了時空。有人說沒有人文內核的科技就像是一艘迷失了方向的船,也許它行駛的很快,但卻永遠不會有歸宿。若探索的意義是探索本身,那人生存的意義就不只是生存。 

影片中安妮.海瑟薇飾演的Amelia一直以一個相對理性的形象出現,但她也曾在飛船上突破科學理智,情感爆發。「愛不是人類發明出來的,它一直存在而且強大。愛是一種力量,可以超越時空的維度來感知它的存在。也許我們應該相信它,儘管我們還不能真正的理解它。」正是這個最抽像而又最具體的東西,將飛船上的人和地球上的人捆綁在一起,成為支撐他們不斷向前的動力。正是這個最無私而又最自私的東西,讓Brand教授寧願摧毀自己的人性和道德理論,扛下了巨大的風險。愛既是生也是死,既是開端也是結束。人人都愛真理,但人類卻不能只是依靠邏輯和公式來生活。人類需要愛,但也不能放棄技術和科學,整天用愛發電。也許這就是人類的內在天性,我們喜歡同時具有嚴謹的科學精神與深刻人文關懷的東西。 

看到最後,影片前面充斥着的大量科技與理論漸漸地淡化,人物之間的情感悄然湧現,愛成了超越空間維度、科學理論的更為強大力量。就像Cooper與女兒Murphy的那兩塊手錶一樣,無論你走了多遠,跨越了多少的星系,愛都將是我們彼此之間最強大的維繫。

Comments are closed.

猜你喜歡

編輯推薦

給美國青年一份訪華手冊

胡平  2024-03-01

再論習李蔡中央「三人幫」

鄧聿文  2024-02-29

瀏覽最多

彭帥被刪微博全文

米蘭  2021-11-04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