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言政法專家質疑人大及《憲法》合理性 公開信網絡熱傳

白新宇
2020-05-10  更新: 2020-07-06
image
由於受COVID-19疫情的影響,中國延遲了原定於每年3月召開的兩會。今年兩會將於5月21日、22日召開。圖為2018年兩會。(圖片來源:Etienne Oliveau/Getty Images)

中共兩會即將在北京召開。日前,網傳一封大陸敢言法律學者、華東政法大學前教授張雪忠發表的文章,指不認同人大會議是個正當的代表機構,引發外界關注。

據蘋果日報報導,按照北京防疫要求,中國兩會期間,將壓縮現場採訪記者數量。大陸媒體「傳媒茶話會」10日在微信公眾號引述權威人士透露,因會期壓縮,目前沒有安排代表團開放日。

目前可知,人民日報、新華社、中央廣播電視總台三間官方媒體的記者獲准進入人民大會堂,且嚴控面對面採訪。至於「部長通道」、「代表通道」及「委員通道」和各代表團駐地的直播,則在網絡平台對全民公開,媒體也主要通過直播內容尋找報道素材,不能面對面採訪。

與此同時,近日,網傳一封由敢言法律學者、華東政法大學前教授張雪忠發表的《儘早啟動國民制憲程序,努力實現政治和平轉型》公開信。文章指,不認同人大會議是個正當的代表機構,而各人大代表同樣不是中國人民的正當代表。

公開信指出,中共人大代表並非由中國人民自由選舉產生,其代表身份並非經過公正的選舉而獲得,國家亦不存在這樣的選舉。又指多年來,人們從來沒有看到人大代表就政策問題進行過辯論,開會時「像是一台只知道舉手的機器,而不是嚴肅盡職的代議者。」

信中表示,現行《憲法》是全國人大產生和行使職權的依據,但它本身卻根本不是一部真正的憲法,其制訂並未包含國民參與的程序。最初制定它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並不是由全體國民自由選舉產生的,因而並不是一個可以貫徹全體國民政治意志的正當的代表機構。

全國人大也不是一個特別的制憲機構,而是依照憲法規定產生和行使權力的憲定機構,由此便出現了一個荒誕的惡性循環:一方面,全國人大是一個日常的、普通的立法機構(政府分支機構之一),它的產生和運行必須受到憲法的規範;另一方面,它又是憲法的創製者,可以自行制訂和修改憲法。

而現行《憲法》一方面規定「一切權力屬於人民」,另一方面又規定了單個政黨的永久領導地位,這也是自相矛盾的:如果一切權力屬於人民,人民就沒有義務必須接受某個政黨的領導;而如果人民必須接受某個政黨的領導,就談不上一切權力屬於人民。「在一切權力之上的領導權,就像是一塊比最大的石頭還大的石頭,簡直是一種十足的荒謬。」現行《憲法》只是執政黨用來組建和運行自身政權的操作手冊。

公開信中提出多項建議,包括將全國人大轉化為一個啟動國家政治轉型的特別機構,且該特別機構的主要工作,是制定選舉規則和任命中立、公正的選舉委員會等;最高過渡權力機構有權組建過渡時期的最高行政機構,並任命該機構的官員,同時有權對各級司法機構進行必要的改革;立即釋放全部政治犯和良心犯;立即開放黨禁、報禁,容許人民自由結社和自由創辦、經營新聞媒體等。

現年44歲的張雪忠以敢言抨擊中國大陸政治制度和參與維權活動着稱。2013年6月,張在網上發表的《2013反憲政逆流的根源及危險》一文後,就被華東政法大學停止授課資格,同年12月即被校對解聘。2019年,張雪忠的律師執業證亦被吊銷。

據中央社報導,今年中共兩會21日將登場。面對疫情,今年各省區的中共兩會代表、省級官媒到北京開會,出發前都須接受檢疫。而不論會期還是媒體採訪規模都較往年縮水,限制更多。

在媒體報導上,今年最重要的變化是除特定官媒外,取消記者與人大代表、政協委員的面對面採訪,雙方將處於完全隔離狀態。

同時,來自北京以外所有地區的媒體都須先接受檢疫及隔離,中國國內媒體須先在所在省區先隔離14天後才可前往北京。境外媒體則須自抵達北京起接受14天的集中隔離,之後再進行為期7天、屬「建議」性質的自主健康管理。

Comments are closed.

猜你喜歡

編輯推薦

瀏覽最多

彭帥被刪微博全文

米蘭  2021-11-04

image